证券

博硕科技明日上会:多处数据不匹配 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发布时间:2020-09-28 13:48:40 来源: 壹财信 责任编辑:张尧

2020年6月23日,深圳市博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硕科技)递交创业板招股书,7月21日进入问询阶段,9月29日博硕科技将上会,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审核。

博硕科技成色几何?观其发展,博硕科技存在诸多问题:企信网社保缴纳人数与招股书不一致,甚至高出员工总数,企业研发能力弱,核心技术人员履历存疑,财务数据不匹配。

员工社保缴纳存疑

博硕科技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从事电子产品功能性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

截至2020年9月19日招股书签署日,博硕科技拥有郑州市博硕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博硕)、深圳市磐锋精密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磐锋精密)、郑州市磐锋精密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郑州磐锋)三家子公司。

《壹财信》发现,博硕科技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企信网公示的工商年报社保缴纳数据存在出入。

招股书显示,郑州博硕于2019年9月成立,磐锋精密于2017年6月成立,郑州磐锋于2019年11月成立,上述三家企业成立当月就被纳入合并报表,此外报告期内还有一家已注销的子公司即江苏远大博格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远大博格)在2018年8月至2019年12月曾被纳入到合并报表。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1-6月,博硕科技在册员工人数分别为531人、608人、754人、909人,在社保缴纳方面,除2017年有3名员工未缴纳社保外,其余年度公司全员缴纳社保。

但企信网与其招股书披露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则不一致。

据企信网,2017年博硕科技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241人,其余四项险种缴纳人数均为521人;磐锋精密2017年养老保险缴纳为12人,其余四项险种为16人,合计缴纳养老保险人数为253人,其余四项险种缴纳人数均为537人。

2018年博硕科技、磐锋精密、远大博格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56人、81人、2人,母、子公司合计社保缴纳人数为639人。

2019年博硕科技、远大博格、郑州磐锋、郑州博硕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701人、1人、0人、0人,当期磐锋精密缴纳养老保险人数分别为82人,其余四项险种缴纳人数均为84人,母、子公司合计养老保险人数为784人,其余四项险种缴纳人数为786人。

综上,除2017年企业工商年报缴纳的养老保险人数少于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以外,其他年份和险种缴纳的人数不仅比招股书缴纳人数多,甚至比其披露的员工总数还多。

创新研发能力弱

作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博硕科技已先后取得43项专利权及2项软件著作权。但是,博硕科技这43项专利皆为实用新型专利,其中7项为受让取得。企业目前所拥有的9项注册商标也全是在2019年9月4日申请。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博硕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942.83万元、1,971.17万元、2,985.01万元、1,881.50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35%、5.02%、5.91%、9.69%。研发投入逐年增长,2018年和2019年研发投入增长率分别为109.07%和51.43%,2020年1-6月同比增长68.20%;除2017年以外,博硕科技各报告期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都高于同行均值。

但是,博硕科技研发能力与同行可比公司相比较却不尽人意。

恒铭达招股书,截至2019年1月22日招股书签署日恒铭达拥有53项专利,其中10项发明专利,43项实用新型专利。

2020年8月智动力发布公告,截至公告日企业拥有82项专利,包含实用新型专利71项、发明专利9项、外观专利2项。

此外,飞荣达截至2020年6月30日共拥有专利486项,其中发明专利175项,实用新型专利303项,外观设计专利8项。

与同行可比公司相比较,博硕科技专利总数不仅最低,而且发明专利为零。

除了创新研发能力弱之外,核心技术人员的简历也存在疑点。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博硕科技拥有4名核心技术人员,包括李平、赵阳、陈国华及子公司磐锋精密副总经理欧文灏。

招股书披露,欧文灏曾在2005年10月至2007年8月期间就职于东莞骏伟实业有限公司。但《壹财信》在企信网上并未查到该企业相关的信息,而天眼查也查不到与之名称或曾用名完全一致的公司。

无独有偶,核心技术人员赵阳于2010年6月至2011年5月就职于深圳市立扬科技有限公司,然而企信网却显示该企业成立于2014年11月20日,这比赵阳的入职时间晚了4年多。

原合伙股东分歧后再入股

深圳市阿特斯精密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阿特斯精密)成立于2012年7月,由周桂克控制的广东阿特斯科技有限公司及博硕科技实控人徐思通出资成立,分别持有80%、20%的股份,成立一年半之后阿特斯精密实际股东调整,实际股东包括徐思通、周桂克、王琳、任善友、史新文,持股比例分别为28.80%、34.80%、8.80%、8.00%、19.60%。企业经营范围为电子产品辅料、电子产品模切件、精密配件、保护膜的研发生产加工及销售等。

但是在2019年4月1日该企业被注销,招股书披露其注销理由是管理团队经营发展理念存在一定分歧,且股东之间股权调整未达成共识。

但是,在与阿特斯精密业务范围有所重合的博硕科技成立之后,王琳、史新文、任善友、周桂克又通过深圳市鸿德诚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鸿德诚)入股博硕科技。上述四人分别持有鸿德诚42.33%、25.00%、16.67%、16.00%的股份,而鸿德诚持有博硕科技30%的股份。即王琳、史新文、任善友、周桂克通过鸿德诚间接持有博硕科技的股份分别为12.70%、7.50%、5.00%、4.80%。

同时王琳在博硕科技担任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职位,史新文在博硕科技担任董事、副总经理。

对此,博硕科技解释称,4名股东入股系对各方历史合作、业务经营需要等一揽子安排统一协商的结果,具有合理性。

不知上述4位原合伙企业的股东再次入股将来是否会产生经营理念的分歧。

购销数据不匹配

招股书披露,博硕科技2017年至2020年1-6年向江苏斯迪克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迪克)采购产品金额分别为1,485.91万元、761.94万元、1,074.70万元、222.03万元。

因博硕科技、阿特斯精密互为关联方,斯迪克2019年11月创业板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斯迪克向两家公司销售产品金额合计为2,433.47万元、636.2万元,其中在2017年向博硕科技销售金额为2,255.05万元。

据博硕科技招股书,2016年底阿特斯精密已经停产。自2017年5月起,阿特斯精密不再实际销售和采购,所有经营活动均停止,因此,在阿特斯精密2018年并未向斯迪克进行采购。

两版招股书对比,博硕科技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向斯迪克采购的金额比斯迪克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少了769.14万元,2018年则多了125.74万元。2019年斯迪克年报则披露前五大客户,但并未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名称,因此两者购销数据是否匹配也不得而知。

对于上述采购数据不一致的问题,尚不知哪一方的数据统计出了问题,博硕科技及保荐机构或应给出解释。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