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

又是股票质押“惹祸”:银河证券踩雷3亿违约大单 强制执行进行中

发布时间:2019-12-02 12:02:55 来源: 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张喆

临近年底,又到了各方“钱紧”的时候,股票质押回购违约仍在不断浮现。

11月26日晚间,银河证券发布申请执行案件及仲裁公告,称因飞利信董事长杨振华与公司股票质押回购交易发生违约,银河证券已向北京市一中院和北京仲裁委分别申请强制执行及仲裁,标的本金分别为1.41亿元和1.42亿元。叠加违约金及其他费用,总金额将接近3亿元。

券商中国记者从银河证券了解到,杨振华所持飞利信股票被平安信托司法冻结后,银河证券和杨振华就还款事宜展开了友好协商。截至目前,杨振华已累计归还银河证券本金8000余万元,双方继续保持友好协商,正在共同寻求可行的还款方案。

因与平安信托一起“抽屉协议”,飞利信4名实控人所持股权均被申请冻结,且股价走势日渐低迷。由于4人均办理了股权质押业务,不得不面临或减持或延期的局面。在案件仍然胶着之时,相关券商“追债”之路将如何?

2.83亿元本金违约

11月26日晚间,银河证券发布一则涉及申请执行案件及仲裁公告,披露了其与飞利信董事长杨振华之间的股票质押回购纠纷。

公告显示,杨振华与银河证券进行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但未能履行还款义务。对此,由于部分交易已在公证处出具公证债券文书,银河证券就此向北京市一中院申请执行,要求杨振华与其配偶偿还本金1.41亿元,并支付应付利息、违约金等费用。

对于未公证部分,银河证券向北京市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杨振华偿还融资本金1.42亿元,并支付应付利息、违约金、仲裁费等其他费用。此外,银河证券仲裁请求中还包括,“公司对被申请人提供质押的股票折价、拍卖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关于该次案件,银河证券表示,公司各项业务经营情况正常。上述事项对公司业务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

根据飞利信此前公告,杨振华系其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第一大股东,并与曹忻军、陈洪顺、王守言等人共同构成飞利信实际控制人。从股份质押时间来看,杨振华在2017年5月-11月期间办理股权质押,三笔股权质押到期日分别为今年5月22日、10月25日、11月6日,质权人均为银河证券,质押用途为“融资”。

在办理质押之时,飞利信股价长期维持在7.5~10元之间。而就近期股价来看,飞利信11月27日收盘价仅为3.78元/股,相比之下股价下降明显。

深陷“抽屉协议”后遗症

事实上,银河证券与飞利信的缘分匪浅。早在2012年2月飞利信登陆深交所时,银河证券即担任保荐券商。而在所持股份解禁后,飞利信董事长杨振华选择办理股票质押的首选机构同样为银河证券。

记者从银河证券了解到,杨振华所持飞利信股票被平安信托司法冻结后,银河证券和杨振华就还款事宜展开了友好协商。截至目前,杨振华已累计归还银河证券本金8000余万元,双方继续保持友好协商,正在共同寻求可行的还款方案。

对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而言,近年来由于股价下挫,频繁有违约情况发生,其处理对于证券公司法律合规部也属于常规性操作。不过,对于飞利信相关股东们的股票质押,在处理时还有另一重麻烦,那就是其与平安信托之间“抽屉协议”的后遗症。

2018年10月,飞利信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杨振华、曹忻军、陈洪顺、王守言四人持有的所有公司股份被广东省高院司法冻结,合计冻结数量达到3.68亿股。该次司法冻结系平安信托以合同纠纷为由向广东省高院申请的诉前财产保全。

深交所随即对此事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与平安信托签订的“保底协议”情况进行核实并详细说明。彼时飞利信向杨振华核实称,2016年,平安信托有意向参与飞利信配套融资,并要求杨振华与其私下签署增信协议。此后,平安信托设立“汇泰183号单一资金信托”,通过认购资管计划份额的方式认购飞利信股份8196.72万股,认购价格为10.98元/股,涉及资金4.5亿元。

在股价下跌后,平安信托追加曹忻军、陈洪顺、王守言三人提供个人保底并签署增信协议。2018年6月底,信托计划存续期限届满。在2018年7月,平安信托发布指令变现指令,此后要求四人履行现金补偿义务并承担违约责任,但并未得到履行。在申请司法冻结数月后,至2018年12月,飞利信相关股东才收到广东省高院送达的起诉状。

在这起因抽屉协议而起的诉讼期间,飞利信股价仍没有好转的迹象。由于四名一致行动人均办理了股权质押,因此面临着“股票质押——股价下跌——股票冻结——股票解冻——股票解压——股东减持——质押延期”的被动局面。除杨振华外,其余三名股东选择的质押机构还包括海通证券、国信证券等。

至11月2日,4名一致行动人减持计划届满,合计减持股数达到2654.04万股。在减持之后,部分券商质押式回购得到一定回款,但更多的是办理了延期。目前,飞利信仍未披露控股股东股份解除司法冻结的公告。

股票质押风险仍需警惕

相比此前,2019年的股票质押风险得到一定缓解。不过,临近年底,A股市场上股票质押违约/延期消息仍时有发生。

例如,11月27日,拉夏贝尔股票发生异常波动。实际控制人邢加兴在问询函回复中称,其质押给海通证券的1.416亿股股份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构成违约,目前仍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同日,ST罗顿发布公告称,因控股股东罗衡机电与长城国瑞证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合同纠纷,厦门市中院裁定冻结、拍卖、变卖罗衡机电持有的8780万股ST罗顿,占总股本的19.999%。

作为信用业务的主力,股票质押式回购在近年来为多家券商贡献高额营收,但其起到的“埋雷”效果同样不小。2018年,股票质押风险曾是市场最大的风险,也是券商业绩最大的拖累因素。今年以来,市场走势较去年有所好转,股票质押风险有所缓解,但风险仍然不容小觑,这一点从定期报告披露完毕后上市券商披露的资产计提公告中即可得知。

今年8月,证监会向各家券商下发的《机构监管情况通报》显示,监管对今年来股票质押规模增幅较大的9家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发现个别公司存在盲目追逐利益,风控措施不足,质押率设置不严谨,尽职调查不完备,贷后风险管理流于形式等五大问题。

而根据各地证监局开出的行政监管措施来看,今年8-9月,共有万联证券、中邮证券、英大证券、财富证券、南京证券、华宝证券、申港证券、国盛证券8家券商因股票质押业务遭遇责令改正或警示函等监管措施,南京证券还被暂停权限3个月。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