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

MPS雷已“爆破”?光大证券计提资产减值已达17亿元

发布时间:2019-09-09 11:14:25 来源: 券业观察 责任编辑:张喆

日前,光大证券(601788.SZ)公布了中期财报。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59亿元,同比增长42%;实现净利润17亿元,同比上年增长62%。其中,经纪和财富管理、机构证券等业务板块营收猛增,自营业务成为光大证券上半年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光大证券还公布了一份关于计提资产减值的报告。

受MPS事件影响,公司2019年上半年新增近3亿元计提预计负债。据了解,今年3月份光大证券曾发布关于MPS案件影响计提预计负债14亿元的公告。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已累计计提负债17亿元,相当于光大证券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

事实上项目暴雷后,光大证券一直为其“买单”。关于风险管理缺失方面,光大证券这次教训深刻。

1

8名相关人员被严肃问责

2016年光大浸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300431.SZ)设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简称“浸鑫基金”),拟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计划用52亿元资金直接或间接收购境外 MP & Silva Holding S.A.(简称“MPS”)公司 65%的股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2018年10月MPS被英国伦敦高等法院裁定解散,2019年2月MPS公司被宣布破产。

MPS收购案件失败,同时7月28日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

8月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公司首席风险官王勇因职业发展原因向公司递交辞呈。据了解,王勇是光大证券从海外银行高薪引入的人才,曾任加拿大皇家银行企业资金和交易风险部高级经理、全球风险部定量分析部总监、全球风险部副总裁及风险定量分析部董事总经理。

“618乌龙指”事件之后王勇入职光大证券,担任光大证券首席风险官、光证资管董事、光大资本董事。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王勇薪酬连续四年均超过400万元,位居光大证券董监高薪榜首,最高一年薪酬高达469万元,合计约1786万元。

虽然公司公告上称,王勇离职的原因为职业发展,但不少媒体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王勇工作变动可能与MPS收购案有关,是继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后的又一余波。

此前光大证券时任董事长薛峰被上海证监局约谈,光大证券公司存在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子公司管控不力,内部控制存在缺陷问题;公司对重大事项没有严格执行内部决策流程;公司出现风险事件时,没有及时向中国证监会及上海证监局报告。薛峰作为公司领导人没有尽到相关管理责任。4月29日光大证券披露公告称,收到薛峰的辞呈。

据《财新》报道,因为MPS风险项目,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光大资本”)时任总裁代卫国已于2018年上半年被免职。但免职后的代卫国并没有离开公司,而是被要求留下来处置MPS风险。

日前,在光大证券举办的2019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新任董事长闫峻发言称,MPS事件相关的8名主要同志已被严肃问责,本着从严原则,对其进行职务、纪律处分和经济处罚。

在MPS 案件中,光大证券旗下光大资本、光大浸辉仅扮演合伙人的角色,出资0.6亿元。

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拘留的消息流出后,便有传言称受贿方就是光大方面的工作人员。据《第一财经》报道,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在MPS案件中收受回扣1000多万元被批捕。

光大证券作为拥有国资背景的券商,管理层人员对于项目自身风险把控存在重大缺失。

对此,闫峻在中期业绩会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公司从MPS事件中已经得到深刻反思,同时启动了风险体系的全面梳理和整改,调换了风控领域一系列负责人,对员工进行严格教育、管理和监督。

2

35亿元诉讼金额将剑悬空中

除了在人员管理上的缺失,对于项目风险把控方面,光大证券也应该进一步加强。

在MPS收购案件中,合伙人有一个特殊的出资结构即优先-中间-劣后。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招商银行旗下的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8亿、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出资4亿二者均为优先级出资人;光大资本出资0.6亿和冯鑫一起为劣后级合伙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合伙出资过程中,光大方面出具了一份盖章的《差额补足承诺》。优先级合伙人无法退出时,光大资本需要承担相应差额补足义务,为优先级合伙人承担巨大风险。

同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了一份《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冯鑫向光大资本、光大浸辉出具《承诺函》约定此次MPS收购案件完成后,暴风集团应在18个月内收购浸鑫基金持有的MPS全部股份,其他各方退出。

换言之,暴风集团及冯鑫为光大资本“兜底”;光大资本为招商银行作“保证”。事实上,暴风集团和冯鑫并未履行回购义务。

为此,MPS项目暴雷之后,招商银行便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34.89亿元。同时光大浸辉向暴风集团和冯鑫提起诉讼。据了解,暴风集团因不履行回购义务导致光大资本损失6.88亿元。

而在整个收购案件中,光大证券并未对MPS 项目作出良好的风险把控,只能为其“买单”。

不过业内人士也质疑招商银行的风控能力,在光大方面出具这份巨额的盖章的《差额补足承诺》时,按照业内惯例,招商银行也应该向光大方面进行尽职调查和发函确认。

虽然公司为此专门成立了化解处置小组,但其损失还在进行中。

3

资金损失仍无法预计

此前,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曾对MPS案件作出回应称,MPS涉及的关联方较多,法律关系模糊,部分争议事实还在调查、核验。光大资本的责任和损失金额还不能准确估计,预计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较长时间才能得到完全证实。

同时表示,MPS收购案是一个独立案件,不存在关联性和次生风险。光大证券对MPS案件的风险也是可控的,完全在公司的可承受范围之内,不会对公司持续经营、偿债能力和履约能力造成根本影响。

并认为,公司受MPS事件影响有限,其中存在的“雷”已经爆破。

除此之外,根据光大证券此前发布的计提预计负债公告,公司还遭受*ST华信股票质押违约,康美债券暴雷等事件。2019年上半年光大证券计提预计负债及单项重大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共计6.8亿元,其中涉及MPS案件计提预计负债金额占其近一半比例。

光大证券连续暴雷,同时让业界对其风控能力产生了质疑。

对此,光大证券在2019年半年报中给出了回应。公司将全面收紧子公司业务授权,着重加强对子公司风险管控,执行母公司统一的风险管控。建立长效监测、重检机制,通过债务主体黑名单、统一授信管理机制严控风险,全面加强风险考核与问责。

面对光大证券上半年频频踩雷事件造成巨大资金损失,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欢迎留言发表你的意见。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