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药

市场推广商批量注销 康拓医疗IPO暗存蹊跷

发布时间:2021-01-12 14:27:32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陈婷 曹学平 责任编辑:张尧

  近期,西安康拓医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拓医疗”)科创板IPO过会,公司从事三类植入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应用于神经外科颅骨修补固定和心胸外科胸骨固定领域。

  招股书显示,近年来,康拓医疗在“两票制”地区转变为采用配送商模式进行销售。在配送商模式下,公司另外与市场推广服务商合作,在“两票制”地区进行产品推广。

  招股书披露,康拓医疗的推广服务费从2017年的39.66万元增至2019年的552.59万元。2020年上半年,这一费用为312.83万元。

  在上交所的问询下,康拓医疗披露了报告期内其所合作的推广服务商。

  记者注意到,名单上有三家供应商在2020年先后注销,另有一家供应商目前已发布清算组备案信息,正在进行注销前的债权人公告。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已被注销的三家供应商的联系方式均存在与多个公司重合的情形。其中,与康拓医疗2019年第五大推广服务商——仙游县鑫益医药技术推广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仙游鑫益”)同电话的企业多达25个。

  另外,在仍存续的供应商中,康拓医疗2020年上半年第一及2019年第三大供应商——上海怡至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上海怡至”)与超过110家公司的联系电话重合。

  更加巧合的是,上述与多家公司电话重合的供应商均在成立后不久就进入康拓医疗年度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康拓医疗方面仅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正处于快速成长阶段,近年来公司的销售体系和网络不断完善,市场推广力度不断加强,所涉及的推广费用变动情况符合公司经营管理规划,其计费依据和核查结果公司均充分披露说明,同时公司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对于推广服务商的资质审查和日常合作管理。”

  推广服务商“来去匆匆”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康拓医疗产品已明确执行“两票制”的终端医院所在省份有福建(2019年开始)、安徽(2018年开始)。从公司披露的推广服务商名单上看,来自福建和安徽的企业也居多。

  记者注意到,康拓医疗2017年在“两票制”地区没有产品销售,但也委托了菏泽市开发区诺昂医疗咨询有限公司(菏泽诺昂)在部分省份进行产品日常推广,当年发生的推广服务费为39.66万元。

  天眼查显示,菏泽诺昂成立于2016年12月5日,注册资本为3万元,实缴资本未知。据公司2016年~2019年年报披露,参保人数均为零。

  根据招股书,菏泽诺昂仅在2019年“缺席”康拓医疗的年度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名单。2018年及2020年上半年,康拓医疗分别向其支付了47.9万元和31.97万元。

  2019年,康拓医疗新进了仙游鑫益、上海怡至、福建省欣瑞市场推广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福建欣瑞”)、厦门东善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东善”)四家推广服务商。

  天眼查显示,仙游鑫益和上海怡至均与多个企业的联系电话重合。而企查查显示,与厦门东善拥有同个注册地址的企业超过99家。

  实际上,此前,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稽查局集中公示的27份税务文书送达公告和对应的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莆田若枫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等13家存在较大关联的“空壳”公司,均在检查所属期间存在为不同药企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的违法行为。而根据天眼查,上述13家公司中有9家的注册地址均为同一个。

  另外,除了厦门东善、仙游鑫益成立于2018年,上述其余2019年度新进推广服务商均在2019年先后成立。但就在2020年7月21日及2020年8月10日,福建欣瑞和仙游鑫益先后注销。

  推广服务商在成立当年就变成康拓医疗年度前五大供应商的现象并不止于上述企业。

  在2018年,康拓医疗新进的4家年度前五大推广服务商中就有3家成立于2018年。其中,第一大与第五大推广服务商同在一栋办公楼,且是上下层的“邻居”关系。2020年11月2日,第五大推广服务商开始进行注销前的债权人公告;2020年12月16日,第二大推广服务商注销。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康拓医疗在安徽、福建地区确认的销售收入合计为243.44万元、680.01万元、1163.74万元、810.9万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9%、6.52%、8.13%、12.05%。

  康拓医疗对此表示,公司在福建、安徽地区确认的销售收入占比较低的原因主要是公司产品定位于中、高端医院,产品覆盖终端医院主要集中在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北京等经济发达地区以及河南、山东等人口数量较多省市。

  推广费增长近14倍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上半年,康拓医疗分别实现营收0.72亿元、1.1亿元、1.48亿元和6950.86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05.95万元、2215.24万元、5193.27万元和2343.06万元。公司主要营业收入来源于颅骨修补固定产品。

  康拓医疗坦言,公司产品类别单一,其中PEEK材料产品与钛材料产品存在替代的风险。

  记者注意到,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康拓医疗的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1589.03万元、2004.8万元、2397.31万元、2872.8万元,呈现逐年增长趋势。而报告期内,公司的存货周转率从1.16下降至0.32。

  2017年~2019年,康拓医疗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27.2万元、187.38万元和192.69万元,主要为存货跌价损失。

  招股书显示,康拓医疗在境内主要采取经销模式,由经销商负责所授权区域的产品销售、市场推广和售后服务工作。报告期内,公司经销商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66%、94.56%、92.56%和89.05%。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两票制”的开展,康拓医疗在“两票制”地区转变为采用配送商模式进行销售。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配送商模式销售收入占比从0%上升至9.93%。

  康拓医疗在招股书中提及,未来如果“两票制”在医疗器械领域全面推行,将对公司的销售模式、销售费用、毛利率、销售费用率等产生影响。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康拓医疗在两票制地区收入金额占比较小。但因与推广商进行合作,公司主导产品推广引起了产品销售价格、销售费用、毛利率上升。

  记者注意到,2017年~2019年以及2020上半年,康拓医疗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715.64万元、2152.77万元、2490.43万元、841.6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3.67%持续下降至12.11%。

  同时,销售费用构成中的推广服务费呈激增趋势。报告期内,康拓医疗发生的推广服务费分别为39.66万元、264.81万元、552.59万元和312.83万元。按此计算,从2017年到2019年,公司的推广服务费已增长了近14倍。康拓医疗称,推广费主要为会议资料分享、学术推广宣讲、产品信息培训、反馈信息收集等。

  在上交所的问询中,康拓医疗方面表示,公司及其员工在市场推广活动中不存在商业贿赂。

  针对推广服务商的审查、管控机制及制度,康拓医疗方面仅对记者表示:“已在最新招股说明书及问询回复中进行披露。”

  康拓医疗表示,公司在市场推广活动中,首先审查推广服务商相关资质文件,确定其经营范围是否满足发行人业务需求;网络检索推广服务商实际控制人、股东及主要管理人员,明确与发行人员工不存在关联关系;向推广服务商支付款项全部实现银行对公转账等。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