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

90后"币圈贾跃亭":北大毕业生成功套现20亿人民币

发布时间:2018-03-19 16:59:33 来源: 中国经营网 责任编辑:刘莹

这是一个关于北大毕业的90后高材生,如何投机取巧,成功套现20亿人民币的故事。

孙宇晨现已跑到美国,人称“币圈贾跃亭”。

成功的创业演员

一位认识孙宇晨的人说过,他眼中的世界,除了成功,就是失败,没有中间地带。这个90年出生的偏执狂曾放豪言,“我衡量人的标准是看你赚多少钱。”

回溯到2007年的秋天,为了逃离“城乡结合部般”的惠州老家,小城少年孙宇晨,凭借新概念一等奖20分加分,以及高三一年的疯狂恶补,实现了“从三本到北大”的跨越,被北大中文系录取。

2010年底,孙宇晨申请提前一年从北大毕业,并于2011年秋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东亚研究专业。

到达美国后,他自称在美国读到女作家安·兰德的著作,经受了“一场价值观的洗礼”,认为企业家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遂尝试各种门径迈进商界。

为了进入商圈,孙宇晨开始选修沃顿商学院的课程,并加入宾大投资协会。

关于第一桶金的获得,他自称是在一年之内,买了特斯拉股票、炒比特币,赚得千万。并称在投资比特币过程中,感受到了互联网金融的潜力,遂于2013年底,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

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拿到Ripple Labs股东之一IDG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

而这位北大90后精英做事的标准,与贾跃亭造车的路子如出一辙。“高调从事公关,公司经营却缺乏进展。”一些互联网金融人士曾表示。

为了推广第一个项目“陪我”APP,他聘请了著名财经媒体的高管担任市场副总裁,用“90后创业领袖”这个概念来包装自己。

孙宇晨从不掩饰对名利的渴求,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可以说,那时他的名气远胜过他公司的名气。比如,在参加求职节目《非你莫属》时,他曾吐槽节目中的Boss团全是职业演员,“企业不一定做得很好,但抢镜个个一流”。

他还喜欢露出明晃晃的奢侈品LOGO,因为“它们可以很直接地告诉对方我的实力,告诉他你可以跟我谈。”

一位投资机构的人士还将他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比如说他本来是100分,却精心包装成1000分的样子,只要这个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1000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也就是行话中的“做局”。

涉嫌抄袭白皮书

孙宇晨曾表示,“很多时候是时势造英雄,把握趋势很重要。”他确实把握住了趋势。不过,本该是凤凰男逆袭的故事,慢慢却变了味。

2017年下半年,孙宇晨创建了第二个项目“波场TRON”,号称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商业模式就是发币,俗称ICO。

由于知名投资人李丰和薛蛮子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孙宇晨还请了一堆知名人士站台,包括媒体的报道,都在为他背书。这种背书带来的价值是,人们能够相信他。

然而,打开波场官网查看其发展历程,发现波场发展到现在,一直在靠融资、发币维持经营,毫无技术层面的创新。就连白皮书也是抄袭改造后的。

1月份,协议实验室的创始人Juan Benet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声称至少有9页的《TRON》英文版本的白皮书是从IPFS或Filecoin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Benet和其他的协议实验室成员共同撰写了这两篇文章。

而仔细检查这些文件后,似乎证实了这些指控。比如,图中橙色部分照搬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标成粉色的十页照搬IPFS和Filecoin。

在大多数情况下,TRON的白皮书的扩展部分与Filecoin或IPFS文件的文本密切相关,但似乎并没有逐字复制。在文章的扩展部分中,词汇和结构的相似之处给人的印象是,至少有一部分的电子文件仅仅是由协议实验室的松散重写。

最糟糕的事实是,TRON的白皮书没有引用任何引用,在最低限度上违反了IPFS白皮书发布的知识共享许可协议,允许使用属性进行重用。

在蓬勃发展的初始加密货币中,剽窃行为猖獗,但作为第10大的加密货币,其流通市值高达94亿美元,而TRON(波场)无疑是引人注目的项目。

因为这份白皮书内容的意义在于,为项目吸纳融资提供了信用背书,直接影响着韭菜的投资决策。

从装家到庄家

8月22日,孙宇晨的波场TRON在币安平台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然而,这个上升通道在2017 年9 月4 日戛然而止。

随着“ICO割韭菜”负面声音的蔓延,可能是听到了某些风声,原本打算9月9日进行“波场币”ICO的计划,孙宇晨提前到9月2日举行,次日还发了微博称“波场币”正式完成ICO。

果然,就在“波场币”完成ICO的第二天,官方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ICO活动,并要求退币。

当时孙宇晨募集了约4亿多资金,虽然十分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把这次融资给清退了。这也成为他2月25日发微博表忠心的理由。

然而事实上,在这波清退之后,孙宇晨立马到了美国,继续推进波场活动。

相关媒体报道,10月2日,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市场价是1分。但从11月底开始随着比特币价格连续走高,市场开始逐渐回暖,到了12月份,波场币的价格被拉升到2块钱。

这时候韭菜们想,说不定还能再涨,趁现在不是很贵,开始追涨杀跌。

这时候孙宇晨在干嘛?有知乎网友称,截止2017年9月28日中午12点,超过50%的“波场币”存储在一个钱包中。市面流通的“散户韭菜”的比例仅为9%,流通市值不足4500万元,完全与波场白皮书分配计划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波场币”被某个或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孙宇晨割散户的架势早早就摆好了。

波场创始人钱包交易记录显示,其钱包每天发送2亿波场到币安和liqui,持续19日,这个账户卖了近60亿波场换取ETH,然后把ETH发至有ETH/USD的交易所,如Gemini。次日,波场币便下跌20%,随后开始一路向下。

面对高位套现的质疑,孙宇晨回应称,他们已锁仓20亿波场并给出钱包地址,但令人疑惑的是,这明明是个普通钱包(随时可以买卖),为什么他们不用智能合约锁仓?

精英的洗白之路

跑路当然不算完。毕竟要还想在圈里混,洗白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孙宇晨跑去美国后,照着贾跃亭的路子,时不时在微博发下波场的状态,以及招聘信息。但有网友留言称其留下的邮箱地址是错的,笔者试着给此地址发邮件,发现确实发送不过去。

业内人士称,波场想模仿Ripple(毕竟孙出身瑞波),1000亿代币,孙的波场基金会控制35%,陪我控制10%,私募15%,但是瑞波币以1000亿的供应量目前还维持不了3美元的价位,波场拉到这个价格难度更大。

既然如此,孙宇晨现在还大费周章的“搬迁、招聘”是图什么呢?因为这样做,即便以后波场撑不下去了,看起来也不再像是ICO诈骗跑路,而更像一个不够靠谱的创业项目。如同贾跃亭的跑路,只是去美国“造车”了而已。

讽刺的是,去年8月份,孙宇晨还在公开场合,对着北京市金融局局长吐槽ICO,“近来,许多组织和机构打着区块链的名义做的一些ICO项目让市场陷入了混乱,上千种ICO币充斥在各个场内场外的交易市场中,部分项目甚至没有成型的产品也没有懂技术的团队。”

如今,波场成了他曾经最讨厌的那种项目。怎么说呢,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戏得做足,做到位,要达到效果才行。

马克思资本论中广为流传的那段名言提到过,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当下中国已禁止ICO及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孙宇晨何时回国还是未知。但可以明确的是,无论是贾跃亭、李刚,还是孙宇晨般的北大90后“明星”,在利益和危机面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以自保为主,而其曾大肆宣扬的“情怀”现在看来是这般可笑。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