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

被退出国家级经开区序列之后:酒泉经开区全面整改 拟再冲“国家级”

发布时间:2020-08-04 15:23:38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作者: 黄永旭 王登海 责任编辑:郭磬雅

从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到新能源装备制造“航母” ,甘肃酒泉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酒泉经开区”)跻身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确属不易。然而,在申报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后,短短6 年多的时间里,就成为35 年来国家级经开区首次被“红牌罚下”的开发区。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酒泉经开区实地采访了解到,酒泉经开区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风电投资政策的影响,十余年之前,酒泉举全市之力,开始打造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酒泉经开区步入快速发展道路。2016年,国家建立风电投资监测预警机制,此后的四年,甘肃被确定为“红色”预警省份,酒泉风电行业投资受限,酒泉经开区也开始走下坡路。

而从经开区自身来看,酒泉经开区在拿到了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照牌之后,并没有通过改善营商环境、健全管理制度、提升服务效率、简化审批程序等,吸引投资、吸引项目。相反,管理体制不顺、融资环境较差等问题遏制了一些企业的发展。

“被摘牌,对于酒泉经开区的长远发展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把之前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完全暴露出来,好让我们彻底整改。”酒泉经开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管委会内部已经确定了再次跻身国家级开发区序列的时间规划。

与此同时,2020年,甘肃风电投资由之前的红色预警转为橙色预警,酒泉经开区又一次“热闹”起来了。

新能源装备制造“航母”

地处河西走廊的酒泉经开区,曾是沉睡了千年的戈壁滩。10年之前,酒泉举全市之力,开始打造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酒泉经开区步入快速发展道路。

“那时候,我们不出去招商,都是一些企业主动找上门来。”酒泉经开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回忆起开发区发展盛况时如此表示。

“我们是最早进入园区的企业之一,那时候厂区周边都是戈壁滩,地价便宜得跟白菜一样。”高国华(化名)目前在经开区一家企业担任副总,他向记者介绍,酒泉经开区从之前的戈壁滩发展成新能源装备制造业基地,与国家对风电投资的政策密切相关。2018年,借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历史机遇,酒泉经开区趁势发展风电装备制造产业、光伏装备制造产业、新能源关联制造产业和配套服务业。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风电行业发展兴盛之时,酒泉经开区的发展也如火如荼。在此期间,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东方电气、中材科技、中航惠腾等企业都先后入驻酒泉经开区。“昔日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崛起了新能源装备制造业基地。”因此,也被媒体称之为“戈壁滩上崛起新能源装备制造‘航母’ ”。

经济体量的不断壮大,也让酒泉经开区的规格不断上升。2006年,该区域从酒泉高新技术工业园区升级为省级重点开发区,命名为甘肃酒泉工业园区。2013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酒泉工业园区升级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定名为“酒泉经济技术开发区”。

退出国家级序列

转折出现在2016年。这一年,为引导风电企业理性投资,促进风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国家能源局提出建立风电投资监测预警机制。同年7月18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建立监测预警机制促进风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该《通知》明确,监测预警结果用于指导各省区市风电开发投资,预警程度由高到低分为红色、橙色、绿色三个等级,预警结果为红色的省区市,表示风电开发投资风险较大,国家能源局在发布预警结果的当年不下达年度开发建设规模,地方暂缓核准新的风电项目(含已纳入年度开发建设规模的项目),建议风电开发企业慎重决策建设风电项目,电网企业不再办理新的接网手续。预警结果为橙色,表示风电开发投资具有一定风险,国家能源局原则上在发布预警结果的当年不下达年度开发建设规模。预警结果为绿色表示正常,地方政府和企业可根据市场条件合理推进风电项目开发投资建设。

记者查询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历年度风电投资监测预警结果了解到,2016年至2019年连续4年,甘肃的预警结果都是红色。

随之,酒泉经开区内的风电配套装备企业外迁、风电建设项目停工、风电产业亏损,一时之间,对酒泉经开区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前两年,几乎没有几家与风电装备相关的企业再运行了,比如中航惠腾、金风科技等,这些企业都停产了。”高国华介绍,受政策影响以及公司自身管理等问题,他们公司也“垂死挣扎”。

“从这些年酒泉经开区的起伏发展来看,风电行业的监管政策是开发区一些企业的命门,而银行断贷、抽贷的行为,也是开发区内的企业的另外一个重要转折点。”记者在酒泉经开区采访时,多名企业负责人提起了2017年银企风波。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了解到,“严监管”和“防风险”是贯穿2017年全年的关键词。彼时一系列严厉的政策致力于化解资管领域金融风险。

高国华告诉记者,当时,酒泉经开区甚至整个酒泉市的做法是银企协商,企业先将贷款还清后再放贷出来,“我们公司借款700万元的高利贷,归还银行贷款,但是银行并没有按照约定再向公司放贷。”在此背景下,管委会召集企业研究政策、方案,但是现场却和开民主生活会一样,老板们都哭成一片,“压力太大。”

在多方面的影响下,酒泉经开区开始走下坡路。今年1月17日,商务部召开《2019年国家级经开区综合发展水平考核评价结果》专题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了整体考核评价结果及219家国家级经开区的综合和单项排名情况。其中,酒泉经开区由于连续两年排在倒数5名,予以退出国家级经开区序列。而酒泉经开区是35年来国家级经开区第一次出现“红牌罚下”的案例。

全面整改

“失去国家级的牌子后,首先影响的就是招商。”酒泉经开区一名负责人表示,拿着国家级经开区的牌子出去招商,其竞争力要远大于省级经济开发区,其次是失去了一些优惠政策,“有些政策是定向的,只针对国家级经开区或者国家级高新区的企业,没有了国家级后,一些优惠政策或者扶持资金就难以争取到。”

也有官方人士表示,酒泉经开区被摘牌是没有预料到的,但是摘牌对于酒泉经开区的长远发展来说也是好事,“摘牌、反思、整改,把以前没有意识到的一些问题全部暴露了出来。”

记者采访了解到,组建经开区之初,其位置和角色就比较难界定,升级为国家级经开区之后,行政级别上升了,可以和肃州区持平,但是由于企业归属问题,许多肃州区的企业都划归经开区管理了,肃州区和经开区之间相关行政部门在对待企业事务时,存在比较常见的权责不明确、两张皮情况,导致办事效率很低。

“感受最明显的是,企业在办理一些证件手续时,开发区管委会没有权属,而肃州区没有管属,因此在经开区和肃州区之间来回折腾。”酒泉经开区某公司负责人张新明(化名)如此表示。

事实上,过去几年,酒泉经开区的企业对政府职能部门的办事能力颇有怨言。“过去,在招商引资之初,政府答应可以先建后批,或者边建边批,当时许多企业都投资建厂、生产,但是政府人员换了,就不管当时什么承诺,导致许多企业证件都不齐全,但又办不下来。”张新明说。另外一家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摘牌之前,酒泉经开区的营商环境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他举例称,他们企业在入驻酒泉经开区之前,政府明确答应,公司所产生的污水将会纳入污水处理厂,但是公司建厂生产之后,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还遥遥无期,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公司耗资将近千万元,在厂区内上马了污水处理设备,“再加上每年要投入的药剂费、人工费、电费等,无形增加了企业的成本。”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被退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序列之后,酒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已经开始着手整改。目前,经济开发区内部机构改革、行政审批改革、人事薪酬改革已经接近尾声。

“在此之前,由于审批权限的问题,经开区内的企业需要在多个部门来回折腾,主要是因为原来行政审批的权限分散在市或者区的相关部门,此次改革主要把落地建设的项目的相关权限下放到经开区,成立了企业投资服务中心,专门管项目落地的审批。没有授权的部门也派人入驻经开区,设置了专门的审批窗口。”上述酒泉经开区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管委会内部机构改革主要的做法是以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的模式来运行。同时还进行了人事薪酬制度改革,“现在管委会实行的是绩效薪酬,管委会的干部大致可分为在编在职的和聘用的两部分,但都是同工同酬。从目前来看,改革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从行政审批方面来看,无论是在审批效率还是审批时间上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内部机构改革后,活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发。”

如今,酒泉经开区内的企业明显感觉到了当地政府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前的‘局长’‘科长’,现在变成了‘部长’‘经理’。”但是,部分企业负责人也有新的担忧,现在权限下放,经开区管委会得到了许多行政审批授权,但是办事也还不好办。“因为,权限下放了,同时,责任也下放了,安全、环保等方面实行终身追责制,有些怕担责。”

在酒泉经开区沉寂的背后,好消息再一次传来。今年4月3日,国家能源局下发《2020年度风电投资监测预警结果》,将甘肃风电投资由之前的红色区域预警,转为橙色区域预警管理,还将甘肃河东地区纳入绿色区域管理。这一重大转变,意味着历时4年之后,酒泉终于走出了多年风电开发建设的禁区。这也让酒泉经开区内的风电装备制造企业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风电投资监测预警结果的转变,决定了酒泉经开区一些企业的生死,也决定了酒泉经开区的兴衰成败。因此,未来酒泉经开区的发展是否会将赌注全部压在新能源装备制造上面?

上述酒泉经开区管委会负责人表示,下一步,经开区会抓住酒泉风电基地二期500万千瓦风电和135万千瓦光伏发电项目启动建设机遇,实现新能源装备制造首位产业持续发展,除此之外,要加快推进循环经济产业、稳步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加快发展数据信息产业、扶持高端农机装备制造产业、积极发展通道物流产业等。

据酒泉经开区管委会提供的数据,2019年,新能源装备制造产业工业总产值占经开区总产值比重最高,达到了37. 59%,排名第二的是农产品加工产业,占比达到了13. 89%。生物医药、建筑材料、农机制造等方面均不到10%。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