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问题食堂只是“名校办民校”隐患一角

发布时间:2019-03-14 10:06:38 来源: 蓝鲸财经 作者: 檀念一 责任编辑:韩寒

3月12日,有学生家长反映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食品出现质量问题,食物有发霉过期的现象。

今日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政府官方微博账号“金温江”连发四条情况通报,表示将彻查此事。

下午,四川省教育厅给出官方回复,如下图所示: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据启信宝数据显示,被外包给了四川德羽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经营。四川德羽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春雷(持股比例85%),注册资本2000万元,是一家总部位于成都市成华区的民营公司,2019年1月17日曾被成都鹏诚鑫茂配送服务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另据天眼查显示,还有一家名为“四川德雅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其股东即为四川德羽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此次涉事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到底是为何“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学生餐饭上制造如此恶劣的事件?蓝鲸教育起底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发现这一学校不仅在外包食堂一事上出现重大漏洞;其作为近年来大热的民办学校中的一员,更是教育上市公司眼中的“明星标的”。资本与学校之间产生的矛盾冲突,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身上被暴露无遗。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可谓是“资本的宠儿”

成都七中实验中学成立于2003年,是一所国际化、全日制,集小学、初中、高中三部分为一体的民办公助的学历制的寄宿式学校,是一所自愿举办从事教育活动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学校所有权人为高达投资,由高达投资提供资金投资兴办,负责学校的具体运营,而成都七中则投入品牌和师资、管理。近几年成都七中实验中学学校总人数均保持在5500人左右,具有稳定的学生生源和收入来源。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与近年来跨界教育的两家“明星”公司均有密切联系。只不过,一个是因跨界并购成果惨烈而闻名教育圈的勤上股份;另一个则是因跨界并购成果斐然而闻名的皖新传媒。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与两家公司的纠葛可以追溯到2017年。

2017年2月6日,彼时还是“勤上光电”的勤上股份因筹划股权收购事宜在当天开市起停牌。之后,勤上光电有关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中显示,拟收购成都高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进而间接收购成都高达持有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100%的股权。

但短短两个月后,2017年4月22日,勤上股份发布公告称,于昨日收到交易对方发出的相关《终止协议》讨论稿,因此目前本次交易存在被交易方终止的可能性。为何出现了“存在被交易方终止的可能性”?结合短短一周后皖新传媒发布的公告,我们发现这两家公司或正抢夺同一标的。

时间回到4月13日,皖新传媒于当日宣布停牌。两周后的4月26日晚间,皖新传媒对外披露此次的重大投资项目涉及投资金额为10亿以上。短短3天后,标的揭晓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

4月29日,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拟联合其旗下皖新金智,共同出资12.69亿元购买高达投资65%的股权,进而间接收购高达投资举办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65%的股权。公告显示,皖新传媒与皖新金智分别出资58590万元和68355万元人民币,占股30%和35%。

但5月22日,成都七中一纸声明使得这一本就厮杀激烈的并购案变得更加“精彩”。5月24日,皖新传媒早间发布公告称临时停牌,原因为此前联合皖新金智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65%的交易涉嫌侵犯成都七中相关权益。皖新传媒表示其将核实情况,做出说明并通过指定媒体披露相关公告后复牌;成都七中的声明全文如下:

皖新传媒的应对速度,在上市公司跨界教育的众多收并购案中可谓“迅若雷霆”。当日晚间,皖新传媒即发布《皖新传媒关于媒体报道澄清公告》对媒体报道进行了调查核实并做出说明。表示:

高达投资是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唯一举办者,本次股权转让是高达投资依法进行的财产处置行为,成都七中仅是根据委托对实验学校进行有偿教学管理的服务提供方,本次股权转让不涉及处置成都七中的任何资产,不涉及高达投资与成都七中的合作关系的转让,并将保护师生员工、高达投资、皖新传媒等各方利益。

皖新传媒股东大会已于5月23日召开,以92.04%的同意票审议通过该交易的议案,同时高达投资的原股东承诺尽快与成都七中通过合法合理的方式解决相关争议,待高达投资股东会通过后,并经皖新传媒书面同意后,再启动股权交割事宜。

这一“启动股权交割事宜”,就启动了一年有余,期间对外披露的消息寥寥。直到2018年的5月29日,皖新传媒公告称“由于本次收购项目进展缓慢,公司及皖新金智同意终止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举办方高达投资65%股权的收购”。给这一并购案,画上了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名校办民校”的教育资本化路径隐患重重

起底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收并购案始末的过程中,蓝鲸教育发现收并购案搁浅的关键因素之一“成都七中”,与上市公司、乃至教育资本之间的纠葛同样牵连不断。

去年12月中旬,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引发热议。

对此,成都教育局回应媒体称,截止目前,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覆盖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江西、陕西、甘肃、青海和重庆等省市251所远程合作学校,1298个教学班级,每天有近8万余名学生与成都七中学生异地同堂上课,8000余名远端学校的教师和成都七中教师开展全日制协同教学。

东方闻道曾在2016年和A股上市公司三爱富进行重组。数据显示,其2014年、2015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146万元和3149万元。

当时东方闻道表示,将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在国内其他区域寻找优质教育资源合作方进行全日制远程教学模式的复制,分步建成覆盖全国的基础远程教学服务网。还做出了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6100万元、7300万元的业绩承诺。不过,最后宣告重组失败。

峰回路转的是,《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发布后不久,澎湃新闻一篇名为《因“一块屏幕”大火的东方闻道7次参与贿赂,受贿官员被判十年》中披露:

“据2018年12月3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判决书显示,四川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原主任刘聪一审获刑十年。曾因新闻报道《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而为人所知的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牵涉其中。刘聪收受该公司总经理的财物,并在该公司实施四川省民族地区远程教育十年行动计划项目的过程中,从资金拨付、招标条件的设置等方面予以关照,包括加入‘排他性条款’等。”

该判决书显示,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该公司总经理前后7次向刘聪贿赂16万元,价值10万元的购物卡以及19万的大众速腾轿车。

成都七中投入品牌和师资、管理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因“外包食堂”问题被千夫所指;其提供师资力量参与成立的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设备提供方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又深陷官司丑闻——成都七中与自身存在问题的资本方纠葛不断,在教书育人之路上能走出“一条直线”么?

一位资深教育工作者对蓝鲸教育表达了对“问题食堂”一事的心声:

“这种事情出现在很多挂名的私立学校下面,”该受访者指出。通过联合办校,公立校为私立校输出资源。当私立校名气渐盛之时,公立校再把教师撤回。此时私立校的招生能力大大提高,“事实上是大家都奔着公立校的牌子来的”。

九年义务教育本身是免费的,但民办学校挂上知名公办校的牌子后,学生学费大大提高。“部分此类学校赚钱不嫌多,在敛财的同时管理跟不上”,此人指出。包括学校里的食堂、小超市等,都以十分粗放的模式经营,“出现食品问题实属正常”。

“这些学校其实跟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大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他们难以借到公立校的牌子”,该受访者指出。但这些学校的吃相过于难看,“前期还好,名声打响后忙于赚钱疏于管理,往往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表示,“这股不正之风,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长此以往,‘名校办民校’对教育事业造成的影响将弊远远大于利”。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