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

金融科技市场四强争霸?各有各的难题

发布时间:2019-06-10 14:07:25 作者: 亿欧 责任编辑:张喆

2018年是金融科技的变革之年,随着金融强监管和互联网流量红利日渐被瓜分,ToB业务已然成为金融科技公司争夺的下一个风口,金融科技市场新进的玩家越来越多, “四强争霸”格局初步形成。

建信金科、民生科技等由传统银行科技部门在人员编制限制或支撑业务发展等多重因素下独立进行科技输出;神州信息、长亮科技、宇信科技、信雅达等一批长期服务于银行、有一定业务积淀和客户资源的传统IT服务商占领固有阵地。蚂蚁金服、京东金融、腾讯金融科技、度小满金融等互联网巨头在“去金融化”的要求下强势介入;第四范式、百融云创、同盾科技等一大批专注于风控、营销、反欺诈等环节的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整合新兴数据与技术“跑步”入场。

从银行的角度来看,四类服务商之间的差异点有哪些?谁将会成为服务银行的 “最强王者”?亿欧金融就上述问题采访了行业相关人士,刻画出四类技术服务商的市场画像。

传统银行IT厂商:大而全的“百货商场”

以神州信息、长亮科技、宇信科技、科蓝软件、南天信息、信雅达等为代表的传统银行IT厂商最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为银行提供科技服务,深耕中国银行业信息化建设多年,底蕴比较深厚;公司中有大量高管出身于银行,对银行业务的理解比较深;服务内容比较全面,从前端的渠道建设如网银、手机银行,到中间的各种移动产品和技术平台,如核心业务系统、中间业务系统、微服务平台、ESB平台,再到后端的数据类系统、监管报送、风险管理系统等,提供全方位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因为深耕银行业近30年,这些厂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项目实施和团队管理体系;此外,在价格方面,充分市场化,是中小银行承受得起的技术和人力报价。

但当前传统银行IT厂商正面临着强烈的市场冲击。随着普惠金融诉求的扩大化、政策向小微金融、农村金融倾斜的力度加大,银行希望通过降低获客成本、风控成本、运营成本,提高效率同时提升用户体验,来覆盖中小微企业和更广泛的消费者,因而对于智能决策、智能营销、智能风控、智能运营、智能客服等新兴技术的应用需求爆发。传统银行IT厂商由于无法提供这些细分领域的新兴技术服务,正面临被洗牌的危机。

传统银行IT厂商的服务形式以项目制和人员服务为主,由于提供的解决方案比较多,相应的项目运营成本和人员管理成本比较高,在进行转型时,组织架构和人员都是包袱,“转身比较难”。这些公司多为上市公司,如果在创新技术和创新业务上投入更多的精力,部分IT厂商需要抛弃以往低端的人员外包服务,同时短期内上市公司在营收上也会相应下降,传统银行IT厂商正处于“变与不变”的十字路口,能否牺牲短期的营收、抛掉过往的“成就”来获得未来的转型考验着IT服务商的魄力与定力。

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背景强大的“旗舰店”

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脱胎于母行,在经历了电子化、数字化发展阶段之后,银行迎来了开放融合、走向场景的新阶段,银行自身的技术沉淀,可以向同业、银行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以及银行所服务的客户进行产品化输出。

业内人士表示,依托于母行丰富的业务资源、强大品牌溢价优势和信用背书能力,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很容易获取银行客户订单。

但在产品适配、服务理念、人力资源供给等多方面,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都面临难题。

在产品方面,目前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银行都是头部大行,这些子公司依托于母行的一整套系统向外进行技术输出,虽然系统比较成熟,但不是市场化的产品体系,可以适配不同银行的差异化需求,由于产品与母行的技术架构和业务架构密切相关,在将业务系统输出给中小银行时,需要经过大量改造和市场化重新封装。

在服务理念上,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的技术人员来自于银行体制内,甲方心态比较严重,很难在短期内建立起市场化的服务响应机制和沟通管理机制。

在人力供给上,银行系科技公司的人力缺口很大。银行系科技公司虽然有一定的技术人才,但都是体制内的,人才招聘、晋升、保留与市场化的人力资源体系有很大的差异;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非市场化的人力供给和人力资源体系是当前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技术输出时最大的挑战。人力资源紧缺直接映射在服务价格上,据亿欧金融了解,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人力单价是传统银行IT厂商的5-7倍。

此外,目前大部分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以服务母行为主,这种背景下,向比母行体量较小的银行输出解决方案时,如果母行在某个具体的细分领域或地域与输出银行有竞争,中小银行客户还会考虑同业竞争的问题。

互联网巨头:走在市场前列的“奢侈品店”

在金融强监管的背景下,以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为代表互联网巨头从2018年开始强调“去金融化”,对外进行科技输出。相比于银行,互联网巨头大多不具备资金端和资产端产品的设计能力,即便具备这种能力,也没有海量的资本金来进行金融产品运作,因此他们希望通过向银行赋能、深度介入金融市场。

在优势方面,依托于服务互联网用户的业务与技术经验,互联网巨头在微服务分布式应用架构、分布式事务处理、分布式数据处理等更加考虑互联网高并发、海量交易、海量客户数据状况的技术方面走在市场前列,也推动了中国IT行业的去IOE、国产化进程。

但互联网巨头对于银行业务的理解是最弱的。体现在技术上,互联网巨头只做底层基础技术平台,不做上层具体应用方案。由于没有银行业务的背景知识,互联网巨头往往需要请金融IT服务商或咨询公司帮助进行业务规划和业务咨询;同时,巨头们也面临着技术实施人员紧缺的问题,反映在价格上,BATJ的人力成本甚至高出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亿欧金融从内部人士获悉,蚂蚁金服的BPaaS平台向某农商行报价时,人力的实施成本是30万/人。简而言之,互联网巨头有非常强的技术优势,但对银行业务理解不深入,只能提供技术平台类产品,同时,技术人员匮乏,项目实施能力和管理能力很弱,产品和服务的市场价格很高。

原生型金融科技科技公司:小而美的“精品店”

原生型金融科技科技公司很多都是从移动互联网发展中衍生过来的,看到了银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机遇,围绕智能化营销、智能风控等细分领域进行研发创新、向金融机构进行赋能。

相比于前三类技术服务商,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专注于利基市场,市场反应速度很快,技术非常创新,壁垒很高。这类公司往往是在某一个具体技术领域取得突破之后形成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比如第四范式围绕AI在银行的落地应用,同盾科技围绕大数据风控输出风控模型。服务模式上,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向银行输出业务服务,只需要与银行进行接口对接,而非输出技术和产品,帮助银行搭建一整套系统。

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的弱点在于没有全面的技术和产品体系,产品线相对比较单一,对于银行而言,其技术是在某个创新点上的积极有效补充,而不是全套的端到端的产品和服务。此外,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基本是创业公司,由于技术研发所需的投入非常大,中小公司会为了融资需求或与大行合作的案例背书而牺牲价格,短期内利润有限,一旦技术的市场认可度下降,这类公司将面临倒闭风险。


目前来看,传统系、银行系、巨头系、创业系金融科技公司都远未武装起无坚不摧的盔甲,金融科技市场格局看似泾渭分明,实则孕育着一场大变局。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