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机构抛售股价迭创新低 海澜之家业绩滑坡如何艰难自救

发布时间:2020-05-20 13:40:56 来源: 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刘莹

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600398.SH,下称“海澜之家”)的昔日盛景已一去不复返。

伴随着回购数额的增加,海澜之家股价已跌至上市以来新低,最新股价徘徊在6元/股左右,今年以来累计下跌逾20%,相比2018年13.6元/股的高位跌去约六成。

在此之前,海澜之家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但无论是发展细分品牌市场,还是增加研发投入等,都掩盖不了公司主品牌竞争力不再的事实。

“轻资产模式”是否瓦解

“海澜之家是否为了回购故意压低股价?”仍有不少投资者在等待着抄底海澜之家的时机,尽管这看起来遥遥无期。

更加令投资者失望的是,机构成为这场大跌的主要助推力量之一。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海澜之家的基金合计持股数约1200万股,相比三个月前的超6200万股减少约八成。

表面来看,海澜之家是受低迷业绩的冲击。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降7%至32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降7.8%至30.13亿元。

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下滑36.8%至38.48亿元,归母净利润下滑75.6%至2.95亿元。

但实际上,藏匿在背后的事实,才更值得警惕。2017年至2019年,公司预收款分别为16.61亿元、13.21亿元、8.16亿元,下滑程度明显;应收账款同样如此,分别为84.7亿元、80.3亿元、77亿元。

这也意味着,海澜之家的轻资产运营模式开始有了瓦解迹象——这种模式将生产环节外包,门店开设以加盟模式为主,同时“预借”供应商货款和收取加盟商的加盟费,助推规模的快速扩张,这也是为什么海澜之家的预收款与应收款一直居高不下。

当这一模式不再坚挺,公司不仅可能面临竞争力下滑,现金流压力也会愈演愈烈。对应到业绩上,便是自2015年开始,海澜之家的业绩增速不断放缓,从两位数到个位数再到负数递减。

自救策略为何无效

作为应对,海澜之家试图将触角延伸到女装、童装等领域,并跨界到家居市场。2018年,公司先后收购了“男生女生”、“英氏”两个童装品牌,还开设了家居品牌海澜优选生活馆。

发展多品牌的同时,海澜之家将“高端化”提上日程,并加大了对海外市场的投放。继2018年新开1181家门店后,2019年,海澜之家系列品牌新开门店655家,其中海外门店有56家。

此外,公司承诺从2019年至2023年,每年在二级市场回购7至10亿元公司股票。截至今年4月末,海澜之家2020年年已耗资4.47亿元回购6090.49万股。

然而这一系列声势浩大的举措却未能挽救业绩,投资者也在“用脚投票”。

年报中,海澜之家将之归因于“受国内经济增长放缓、服装产品日益增多等因素的影响,服装行业的增速明显下降”。但事实上,公司在飞速发展之时,消费者就已经对其“款式老化”等问题表达过不满,彼时公司年均研发投入维持在0.3亿元以下。

“主品牌海澜之家是以零售为导向,与供应商联合开发产品的设计模式。公司团队主要负责最关键的开发提案和最终选型环节,非核心的设计打样等业务由供应商的设计团队负责。在该模式下,海澜之家能以较少的研发投入为消费者服务。”海澜之家告诉《投资者网》。

直到业绩下滑,海澜之家才意识到加强自主设计的必要性,2017年至2019年,海澜之家的研发支出逐渐增加,分别为0.38亿元、0.49亿元、0.68亿元。

但这样的改变依然只是杯水车薪。以公司研发支出最高的2019年为例,申万服装家纺板块48家公司中,公司研发在营收中占比为0.31%,排名倒数第三。

当品牌竞争力不及从前,供应商与加盟商“预借”给公司的资金也大幅下滑,公司加强研发的努力多少显得为时已晚。

财报数据显示,海澜之家旗下各品牌门店中,连续开业12个月以上直营门店的平均营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以主品牌“海澜之家”为例,其2018年单店营收同比降65%至751.7万元,2019年继续减少至443亿元。

多元化后遗症逐渐显现

海澜之家还能重回以往的高光时刻么?目前看不出肯定答案的理由。

除主品牌竞争力下滑外,其他品牌布局也阻碍重重。去年9月,海澜之家将女装资产爱居兔剥离,以补充流动资金,“爱居兔经多次调整之后,整体经营业绩仍未达预期。”

尽管如此,海澜之家仍然坚持多元化探索。2019年海澜之家对童装品牌英氏婴童的持股比例增至66.24%,成为英氏婴童的控股股东,“受国家生育政策以及我国80后、90后人口基数较大的双重作用,童装市场的规模持续增加,为童装行业的发展带来了良好的历史机遇。”

童装市场发展前景广阔无可厚非,但这无疑将加大公司的经营压力,海澜之家提示风险称:“公司品牌培育时间一般需要3-5年,且前期推广费用较大,品牌后续发展仍然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能否培育成功具有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危机也从从关键的财务数据中表现出来。2019年,公司商誉从年初的1.13亿元增加到9.14亿元,营业成本从113亿元增加到133亿元。净资产收益率(摊薄)为23.6%,之前两年为30%、26.7%。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存货压力,近两年海澜之家存货均超90亿元。品牌价值下滑的背景下,面对服装款式更新较快的环境,未来公司或有更多存货跌价准备。除此之外,公司将面临较大的现金流压力。据Wind数据,海澜之家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1.72与1.01,流动比率低于2的正常值;公司大股东海澜集团股权质押已超过50%。

《投资者网》就上述问题联系公司方面,但并未得到具体置评:“相关问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的相关公告中已体现,为保证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及公平性,不再一一回复。”

不过即使如此,仍有机构看好公司未来前景,如华西证券指出:“2020年海澜之家主品牌将保持开店趋势、但考虑关店,净增数预计低于2019年;考虑到线上销售及下半年疫情好转带来线下复苏,预计2020年全年收入低双位数下降;公司将继续坚持不打折的策略,全年的毛利率预计将较Q1有所提升;2019年对业绩产生一次性影响的因素有望消除、童装和新品牌的亏损有望减轻、维持‘增持’评级。”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