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水滴筹:欢迎捐款,后果自负!

发布时间:2019-05-15 10:18:54 来源: 蓝鲸财经 作者: 沈氏三公子 责任编辑:韩寒

近日,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百万众筹事件愈演愈烈,公众与媒体一起对当事人进行穷追猛打,演变成今年众筹领域最精彩的大戏之一。

不过,这正是一些人乐于看到的局面,当吃瓜群众争论不休时,他们此刻正躲在屏幕背后窃笑,作为水滴筹创始人,沈鹏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最大的赢家

从表面上看,水滴筹并未独善其身,其存在明显瑕疵的审核流程备受质疑,但与该危机造成的实质影响相比,这家位列国内第二的重疾众筹平台收获更大。漫天的争议帮助水滴筹收获了巨大知名度,当然,这绝对算不上美名,但臭名也是一种知名度。

一些谨慎的用户会对于水滴筹的审核机制产生疑虑,但这远远比不上新增用户量。在短短数日之内,随便一条筹款信息都可以收获十余万元捐款的事实对大部分网民都极具诱惑力,连篇累牍的报道无异于帮助他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从而催生大量的新注册用户。

搜索指数变化曲线清楚地表明,5月1日,水滴筹的搜索指数只有2051,到了5月6日,这一数据已经被刷新到7255,出现了超过250%的增长,如此庞大的人群有一部分转化为水滴筹的用户就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这也是碰瓷、撕逼等大行其道的原因。一位资深营销人士表示,互联网公司之所以热衷于制造一些极具争议性的事件,就在于他们深知,一个热点事件最终创造的收益大多会超过负面效应。

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百万众筹事件并不是水滴筹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危机,不到一年前,就发生过武鸣母女有车有房还要网友募捐、王凤雅去世等事件,每一次危机过后,水滴筹都有所收获,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何况在诈捐中受到损失的也是广大捐赠人,沈鹏始终是最大的赢家。

事实上,水滴筹的水远比这些深得多。

真假慈善众筹平台之辩

水滴筹一直鼓吹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慈善众筹平台,不像其他平台那样存在盈利性质",通过这样的手段,沈鹏迅速积累起了大批的用户。然而,自从问世的那一刻起,水滴筹从来就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慈善众筹平台。近日,官方也已定性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

根据慈善界惯例,一个真正的慈善平台不仅应该具备为筹款人、捐赠人等提供捐赠供需信息,且应该具备审核、跟踪等一系列管理功能,既确保筹款人的求助及时获得响应,又确保每一笔善款得到妥善使用。

为了完成这些职能,运营者必须有稳定的资金支持,这意味着平台要么从捐款中分享一定比例的管理费用,要么能从第三方获取到源源不断的输血。

当沈鹏斜刺里杀入网络众筹领域时,他祭起了免费这个法宝,通过零手续费取悦筹款人与捐赠人。凭借这一策略,水滴筹短短数月内就做得风生水起,不仅在上百个同类平台中脱颖而出,而且快速从行业老大轻松筹嘴里掠夺相当大一块蛋糕。

尽管市场越做越大,甚至获得了中国慈善榜"年度十大慈善项目"等奖项或荣誉,但水滴筹始终与一个真正的慈善众筹平台无关。

每位捐赠人----其中的相当大一部分人来自五六级城市,工资微薄----在为水滴筹推出的一个个项目而慷慨解囊时,都认定这些项目已经平台方严格审核过,真相却是残酷的。

在用户使用协议中,水滴筹一再强调自身"仅为发起人、求助人与赠与人之间的筹款提供平台网络空间、技术服务。"

"筹款行为仅存在于发起人、求助人和赠与人之间,使用水滴筹产生的全部法律后果由发起人、求助人与赠与人自行承担。水滴筹不对项目作任何形式的担保,对于因项目发生的一切纠纷,由发起人、求助人和赠与人自行解决。"

多数用户在注册轻松筹时都会习惯性的跳过用户协议,他们只注意到水滴筹在筹款流程的醒目位置展示的审核手续,并据此相信所有筹款项目均是经严格审核过的项目。

但在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百万众筹事件上,水滴筹的审核能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验证,沈鹏对吴鹤臣的实际用款金额一无所知,原本连同医保合计十几万的用款可以直接申请100万的筹款额度,而在筹款人是否有车有房等信息上,水滴筹甚至能够做到理直气壮地宣称自己没有权限了解。

这让网友炸了锅:作为平台,水滴筹,你到底知道啥?对于外界的质疑,一直在严格照章办事的水滴筹其实是很委屈的,原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怼回去的沈鹏硬生生咽下这口气,小不忍则乱大谋。

披着公益外衣的商业捕手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旗下有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大业务,分别覆盖零手续费大病众筹、网络互助、互联网保险等多个领域。虽然水滴筹是水滴帝国中知名度最高的一项业务,但这个赔钱货从来都不是主角,只是沈鹏布下的为攫取最大化商业利益的一个钩子。

2016年初,沈鹏创办水滴时最先瞄准的并不是水滴筹而是网络互助,后者是一种基于互联网互助保障模式,聚焦癌症等大病互助项目,以会员之间互相帮助、共摊风险为主。

这个商业模式非常清晰,沈鹏通过从中获取一定的会员费及其他管理费用实现盈利。当年5月,水滴互助就拿到了腾讯、IDG、美团点评等知名投资机构的5000万元投资,如此高的天使轮次的融资金额并不多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网络互助在中国是一个新生事物,人们接受起来远低于预期,市场发展缓慢。作为前美团第10号员工、美团外卖的联合创始人,沈鹏不仅深谙美团的玩法,也熟悉国内所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的玩法,很快将目光转向网络众筹。

彼时,轻松筹已在网络众筹耕耘了一年多时间,基本完成了市场培育的使命,用户接受度较高,这正好为沈鹏的水滴筹提供了坐享其成的良机。

在水滴筹的运作上,沈鹏嫁接了美团与滴滴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打法,美团式的补贴助水滴筹迅速蚕食轻松筹的市场份额,而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模式,又帮助沈鹏将水滴筹海量的用户导向水滴的网络互助。

这一策略果然没让沈鹏失望。公开报道显示,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春节前后,水滴业务数据呈现高速爆发式增长,仅仅花了23个月,水滴筹的注册用户就达到了3.6亿人,这也为互助平台带来了海量的用户,后者注册人数也已超过7000万,另一项业务水滴保同样表现抢眼。

当水滴筹诈捐事件频发时,外界鲜有听说水滴互助或水滴保发生过风控事件,这意味着水滴的风控能力并不弱,水滴筹之所以未有实质性改善只有一个解释:

沈鹏不愿在这个赔钱货上付出更多投入,在他眼中,水滴筹只是一个引流工具而已,如果提高其门槛,有可能会将相当一部分用户拒之门外。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