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先锋集团交出最差成绩单 旗下公司股价跌成“仙股”

发布时间:2019-04-22 14:45:36 来源: 国企网 作者: 韩子涵 责任编辑:韩寒

近日,风雨飘摇的P2P行业再爆惊雷,团贷网22万出借人的145亿代付款至今悬而未决。可在投资人尚未从踩雷的震惊与悲痛中缓过神的时候,掌众财富(以下简称掌众)已经盯上了其中的商机。

掌众财富推出的“善贷计划”称提供1亿元低息贷款,为暴雷平台的出资人提供援助。还推出转发该计划内容可获得10元补偿,“邀请其他投友”可以获得40元,拼团贷款免息等活动。可这份午餐看似诱人却并非免费,消费者实际上以几十元的价格把个人信息卖给了掌众财富。

据了解,掌众以帮扶、公益行动等名义,通过在维权社群中发布“团贷网债权委员会选举”、“免费律师咨询”、“全国金融受害者信息统计”等链接诱导用户注册与分享,靠导流达到新增平台用户的目的。

而种饱受用户诟病的发“难财”之举,与掌众财富一路下滑的业绩脱不开干系。在善贷计划耗费巨资的情况下,掌众财富仍未能扭转营收严重下滑的势态,2018年收入较上年度锐减72%。

作为中新控股的主力军,掌众收入下滑导致公司全年收益同比减少47%,资本寒冬中,此刻的中新控股业绩疲软仅仅是他身后先锋集团资金危局的缩影。

timg - 2019-04-22T135152.472.jpg

中新控股被沽空 先锋系身处危局

“先锋系”的掌舵人张振新23岁进入金融行业,46岁时以50亿的身家进入胡润百富榜。他带领的先锋集团以担保起家进入金融行业,涉足银行、证券、保险、基金、支付、小额贷款、担保、融资租赁、外币兑换及网贷、消费金融等领域,持有和间接控制数百家公司。

但最近先锋系的日子不太好过,财务危机爆发,核心上市公司遭沽空,旗下金融机构被风险处置,资管计划回款困难,债券违约……一系列的沉重打击让先锋集团陷入舆论的旋涡。

自2018年中新控股(8207.HK)被博力达思研究沽空已有六个月过去,如今中新的股价已从0.42港元跌为0.06港元沦为仙股,市值更是缩水超过80%,从100亿港元锐减至14.58亿港元。

为了维持运作,中新控股将金融工场上海深隆商务咨询分别以5亿、4亿的价格卖出,年收却仍然遭遇滑铁卢。中新控股在报告年度商誉发生1亿减值,其控股的起源天下亏损1.0293亿元,Amigo科技亏损1052.7万元,花1.79亿买入,估值5.6亿的盛都2018全年却只提供给中新控股254.9万的收入,附属公司的收益也是一言难尽。

中新控股的利润来源也遭到质疑,博力达思研究分析称,该公司在一系列的资产买卖中都谎称其交易关联方具有独立性,但这些交易似乎都与张振新有关。研究机构预测,中新控股目前扩大的资产在未来可能演变为不断累加的负债,控制人恐将真正的资产转移到自己手中。

博力达思构还认为,中新控股是香港联交所交易操纵最为严重的股票之一。张振新与中新控股的内部人士一直在利用中新控股进行虚假交易,依靠倒腾资产夸大财务报表,吸引债权人及少数股东的投资,鼓动不知情的投资者入手股票。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新控股旗下有38家公司开设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这类小岛属于离岸金融中心。由于岛上开设公司没有外汇管制,资金转移不受任何限制且保密程度高,也成为国际洗钱活动最猖獗的地方。

互金业务疲软 集团资金链遭遇危机

不仅是中新控股岌岌可危,先锋系旗下的弘达金融控股也风雨飘摇,通过年报可以发现该公司同样出现了高额的亏损。弘达金融控股年收10.98亿港元,同比减少63.41%,股票跌至0.048港元,亏损扩大至2.27亿。

近几年,先锋集团将投资重心放在了互联网金融上,但这些机构带来的回报并不算理想。

2018年末,界面新闻报道称第一车贷涉嫌暴力裁员,原因指向公司资金链资金链断裂。该公司多位经销商称第一车贷的放款突然中止,垫付给客户的钱款也无法追回。今年年初,先锋集团某员工爆料,内部发售的一款年化利率高达14%-20%理财产品出现逾期情况。

网信证券推出的资管计划也发生兑付延期,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延期兑付的3000万元对先锋集团来说数额并不大,此次逾期很可能是因为先锋集团的资金链已经极度紧张。

2018年末,河南省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将网信证券告上法庭,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网信证券名下的1.91亿资产已被冻结。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冻结的原因可能与网信证券的业务违约有关。

辽宁证监会也指出网信证券在业务风控出现了问题,接下来如果情况继续恶化还可能面临行政接管。

记者希望就此问题尝试与网信证券等关联方处取得联系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复。

融资成本上升 内部担保模式难长久

控制了中新控股后,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张振新开始逐渐浮出水面,之前收购的锋之行、金融工场等金融平台原本就属于先锋系旗下。这样的收购行为实质上就是“左手倒右手”,中新控股今年通过关联公司担保融资1亿元,明显成为了先锋金融的一个资产整合平台。

新京报报道指出,先锋系在构建其金融版图的过程中,对金融机构的掌控和与关联方的关系错综复杂,存在“交叉持股”、“捆绑”收购等现象。这类违规进行关联的交易,令金融机构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而资本的真实性和充足性仍受质疑。    

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分析称,先锋金融反复使用着许多金控公司在玩的把戏,其惯用伎俩就是内部运作,借助内部担保或者质押等形式筹集资金。

据财新网报道,先锋系整体的策略就是通过前端财富管理公司的销售商品,将募集到的资金注入自己控制的资产,境内资金通过先锋系投资的境外财富管理公司被违规转移,流转后将会再次进入业务链条,而被先锋集团控制的e代理正是通过这种方法,2年内从0做到估值6亿美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看好先锋系的未来,近两年他们依靠于线上线下募集资金炒作资本市场,通过收购金融牌照,进入币圈等Fintech领域投机。长此以往,企业的资金链很难继续维持正常运转,先锋集团正在重演华融系等同类民营金融控股公司失败的老路。

目前,先锋系资金链愈发紧张,融资成本越来越高,投资项目盈利状况却不尽如人意,而此次“渡劫”的成败,还需要看先锋集团能否积极调整战略发展方向。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