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

山西煤企改革再下一城

发布时间:2020-07-29 17:13:26 来源: 中国能源报 责任编辑:刘莹

       近日,潞安化工集团召开干部大会,引发外界对其重组整合的种种猜想。记者多方获悉,该集团是山西煤炭企业化工板块的整合重组平台,目前来看,至少将并入潞安、晋煤、阳煤三大集团的化工业务。

  上述动作,是继组建省级燃气集团、民爆集团,及合并山煤集团与焦煤集团之后,山西煤企改革的又一重头戏。根据山西省属国企三年转型目标,到2020年,省属国企煤炭产业增加值占比要降至50%以下,实现煤与非煤产业的历史性“结构反转”。随着专业化重组步伐加速,“一煤独大”格局能否破解?

  有望成为年收入过亿化工巨头

  “现代煤化工产业全力推动潞安180全面达标和应用示范,重点推进中海油大同煤制气等项目,走‘高端化、市场化、差异化、环境友好型’的发展路子”——在山西省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现代煤化工被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列入年度重点工作。以专业化重组为抓手组建化工平台,既符合上述方向,也是煤企转型的关键一步。

  对于潞安集团而言,现代煤化工板块分量很重。2018年2月,山西潞安化工有限公司已挂牌成立。集团原董事长李晋平在揭牌仪式上表示,将采用“技术输出、合作改造、产品包销、集中加工”的基本合作模式,分步改造提升省内煤化工项目,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一流现代化工专业集团。

  同年9月,时任集团副总经理刘俊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潞安经营重点由煤向非煤转变,以现代化工作为主业,煤炭、光伏及生物健康为辅,形成“一主三辅”的业务布局。根据山西省国资委统一部署,现代化工还将作为国企国资改革的板块之一,由潞安集团牵头推进重组工作。彼时,化工板块整合已有谋划。

  另外两家的化工业务也各有特色。根据官方信息,阳煤集团旗下有25家化工企业、156套生产装置,产品涵盖80余类,产能1600万吨。化工业务现为该集团最大的非煤主导产业,分布于山西、山东、河北等多地。截至目前,晋煤集团已连续13年蝉联全国最大煤化工企业。2004-2019年,其煤化工产品由少数几种发展到70余种,销售收入由9亿元增至614亿元。

  综合经营现况,有分析认为,新组建的化工集团年收入有望超过千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化工巨头”。

  不止是体量扩大,重组难在“善后”

  组建行动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在于煤企自身的转型升级,背后进一步涉及山西国资国企改革事宜。此前,山西燃气集团、山西省民爆集团先后成立。山煤集团与焦煤集团于4月宣布合并,成为又一重点专业化重组项目。

  一位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山西煤企高度依赖煤炭市场行情,煤炭利润“一俊遮百丑”,且存在产品重叠、同质竞争等问题。“2018年便提出由不同煤企牵头,组建燃气、化工、民爆及煤机装备集团的思路,希望通过专业化重组实现板块化经营。只不过,实际进度已经慢了,化工、煤机板块重组原计划去年10月底前、11月底前就要分别全面完成。”

  在中央财经大学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看来,专业化重组可发挥各自所长,避免同质化竞争,但因波及领域广、范围大,参与企业数量多,实施难度随之加大。“相比直接合并,山西的操作更为复杂,利益盘根错节。”

  以化工板块为例,邢雷表示,几大集团原有化工业务分布并不算集中,未来开展项目时,用谁家的煤、煤价怎么定、如何结算等均是现实问题。“过去煤与化工业务同在一家集团,以较低价格把原料卖给自家化工企业,属于企业内部管理。划分之后,煤与化工分属不同公司,用煤关系发生变化,原料、物流等优势还在不在?管理成本会不会上升?能否做到与主业完全剥离?组建之后,尚有很多具体工作。”

  邢雷还称,由于债务负担重、历史包袱沉,整合不仅是体量扩大,难题在于如何善后。“若直接合并,原公司遗留问题自然会给新公司。不同板块划拨重组,带走多少债务、承担多少负担?诸如现有人员如何分流、退休职工到底归谁等种种细节,均要妥善处理。”

  真正破解“大而不专”“全而不精”

  根据三年前立下的“军令状”,到2020年,省属国企煤炭产业增加值占比要降至50%以下,力争实现煤与非煤产业的历史性“结构反转”。专业化重组的路径能否破解“大而不专”“全而不精”的局限?

  邢雷认为,山西七大煤炭集团均涉及大量非煤业务,看似种类较多、名目复杂,实则造成辅业关联度不高,主业利润被大大削弱。非但没能发挥规模优势,反而拖累整体盈利能力。“专业化重组不失为一条可行的路径,但究竟产生多大效果,目前仍有待观察。”

  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认为,重组之后的新平台,将由规模扩张型转为专业化的高质量发展型,倒逼老牌煤企打破惯性思维。“过去思路相对局限,集团各产业都是‘自己的孩子’,这个不能动、那个也不能动,发展更像在‘修修补补’,缺乏真正创新的思路举措。如今,产业结构发生变化,企业不思考也得思考。既要瞄准新的方向,推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也要变革管理模式,展开组织结构、经营业态、商业模式等一系列更新。”

  牛克洪提醒,重组整合需研判潜在风险,建立科学的投资决策机制。“不是为了整合而整合。产业选择要立足市场导向,凡是不符合转型发展方向的项目坚决不能投,还要有比较理想的回报,风险可控。”

  上述业内人士也称,重组整合不是简单的规模相加、业务合并,还需将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相结合。由企业根据自身特长、发展需要等展开经营。同时,重组将打破原有“平衡”格局,其中难免存在阻力,光靠市场化方式不足以解决。对此,再造合理科学的管理机制、经济有效的治理体系同样重要。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