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何军:传统制造业加速嫁接工业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1-01-13 12:17:20 来源: 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张尧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基建七大重点领域之一,将成为传统制造业改造升级的有力支撑,也将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新底座”,发展正当时。


埃森哲预测,到2030年,工业互联网能够为全球经济带来14.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


在此趋势下,工业互联网成为头部企业们持续加码的热门赛道。除了GE、西门子等欧美鼻祖不断发力,国内的BAT等互联网厂商、三一重工、海尔等大型制造企业,也于近年来争相布局。


2020年,工业互联网站上产业的超级风口,开始从概念框架走向落地实践阶段,迎来价值“涌现”时刻。


成立于2018年,由TCL战略孵化而成的格创东智,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是一家独角兽公司。


日前,TCL实业副总裁、格创东智首席执行官何军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他表示,“目前工业互联网行业格局就如同春秋战国时期,群雄混战,但因为整个制造业体量太大,而服务商太少,就算有四五百个工业互联网企业,都很难满足市场需求。”


依托TCL近40年的多场景生产制造经验,格创东智自主研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服务内部,还面向所有市场对外输出和共享技术。其聚焦半导体、新能源、3C电子等行业,短短三年间,服务不少头部客户。2020年,格创东智获得顶尖投资机构云锋基金亿元级投资。


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格创东智野心不小。


“首先是希望能在三到五年时间内,变成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不管制造行业出来的人,还是IT出身的人,想做工业互联网,就会想到格创东智,就像当年很多做开发的人,都想进谷歌一样。其次,希望格创东智能做出两到三个让中国人自豪的工业软件。”何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未来两大目标。


群雄混战


对于工业互联网目前的行业格局,何军分析称,主要分为五大类:一是从制造业孵化出来的企业,例如美的集团的美云智数、三一重工的数根,以及TCL的格创东智;二是以腾讯、阿里为首的互联网公司;第三类是用友、浪潮等传统软件、硬件公司;第四类,则是做工业控制和工业自动化的公司;第五类是形形色色的创业公司,主创人员有从阿里系出来的,也有IBM出来的。


何军表示,工业互联网并不像传统互联网一样,类似于一张“公有云”的网。但由于制造业各行业特性差异非常大,任何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都不可能服务所有的行业。因此,工业互联网平台分很多层,底层网络未来可能会汇集在一起,但上面的层级,数据中台、业务中台甚至IoT设备中台,都会在不同行业沉淀工业机理和工业模型,逐渐发展出自己的行业特性。因此,在何军看来,目前的工业互联网厂商看似入局者众,但可能还不够。


在高速发展的同时,行业也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例如,各家都有不同的设备标准与平台,融合程度很低;大企业的人才、技术支撑依然不够,小企业又因资金投入大而不敢贸然下手。


但疫情使传统制造业嫁接工业互联网的需求加速了。


据何军回忆,2020年初疫情暴发时,TCL华星工厂提出需求,希望快速知道3万多工人的体温和身体情况。企业亟需知道这些工人的行动踪迹,有没有正常回厂区、宿舍,是否有不合规外出的情况,这是特殊时期提出的特殊需求,格创东智需要对此迅速做数据汇总和收集。“我们只用了一周时间就做出防疫APP,大部分供应商没有这样的开发速度。”


何军进一步谈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工具和应用开发,需要非常高端的人才,但人才难觅是企业自建平台最大的障碍。


差异化路径


何军回顾,三年前,TCL华星提出要自主研发工业互联网平台,其联合格创东智用了一年时间,投入高达数千万,自主研发了TCL华星智能云平台,物联网平台、工业智能应用等。随后,格创东智又针对TCL智能终端工厂等,提炼出功能模块,简化平台结构,简化平台结构,降低成本,并将产品和服务分享给很多外部企业。


2020年,TCL科技收购主营半导体和光伏材料的中环股份,而TCL华星本身是面板显示企业,50%-60%制程与半导体芯片行业重叠。基于TCL的基因和基本盘,格创东智对高端制造业有长期的实践经验和成熟的解决方案,因此将精力聚焦于高端制造业、半导体领域,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高端制造行业对生产效率要求高、行业本身也在高增长,效率提升带来的经济价值足够大,无疑也是格创东智的最优选。


据悉,格创东智聚焦的半导体芯片,属于连续性制造业,不能有一天的停产。半导体产业是高端设备和工业园区驱动的高端制造,一条产线成本达几百亿元,每一台设备都可能上亿元,正因为设备成本很高,所以设备运转效率影响重大。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驱动来自于如何更好地了解设备、优化设备状况,预测性维护设备,对整个工厂效能发挥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其次,柔性制造业、高端制造业,良率都需要提升。良率每提高一个点,可能带来上亿元利润的提升。


良率影响因素有很多,需要更多高端的工具去帮助它,所以人工智能和高端算法在高端制造业最早落地。TCL华星三年前和IBM实验室一起合作,通过更好地掌握数据来发现问题,提升工厂良率。


第三,高端制造业每分每秒产生巨大数据量,对于边缘计算要求极高,每秒都要采集数据,对于海量数据要有很好边缘计算能力去储存它,实时做数据处理,对设备互联平台要求非常高,处理量要大,处理能力要强。格创东智在TCL华星的T1、T2两条产线都要布3万个点去收集数据。


最后,对于半导体工厂而言,温度、湿度、气体等环境稍微有异常,就会影响生产效能,所以,各种数据如湿度、温度、气体、电压等,都需要很复杂的分析工具。


“总体而言,格创东智依托TCL这张网,在新技术导入上、新技术生产理解上,是非常深的。”何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总结道。


对于国内目前工业互联网发展水平与欧美主流玩家的差距,何军坦言,最大差距是上层软件、嵌入式工业软件。工业软件不仅仅是指生产类软件,还有研发类软件,即工厂使用的制图软件、研发的开发软件。


“至于平台层,前几年国内平台跟国外平台差距比较大,但经过近两三年的发展,国内企业在这一块紧追进度,已经出现几家顶尖平台。国内应用场景很丰富,中国企业一旦有动力,平台性能和能力发展会很快,预计两三年后,可以跟世界一流平台PK。”何军如是说。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