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李稻葵:中国经济“隐痛期”的关键是金融业的调整

发布时间:2019-10-18 14:51:50 来源: 中国网财经 责任编辑:张月

  中国网财经10月18日讯 今日,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召开。会上,新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稻葵表示,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是一个高速到高质量增长的隐痛期。这个隐痛期一定要过,隐痛期的关键是金融,金融业什么时候调整到位了,隐痛才能结束。这个过程中我们一个是化解已有不良债务,轻装上阵,再有一个是创新,这两个都做到位了,中国经济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潜力。

  以下是部分文字实录:

  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大家早上好!今天特别高兴是我至少第二次来到咱们的银行保险论坛,去年也是在这个地方,之前是不同的会议,今天特别高兴。新开发银行俗称金砖银行,是金砖五国在2014年共同发起成立,成立的时间和我们更加熟悉的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完全同期的。亚投行总部放在北京,总部已经建好,就在国家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那个地方,新开发银行总部放在上海陆家嘴,这是两个我们中国政府直接参与发起的新的多边开发机构。新开发银行,我稍微多介绍一下,我作为新开发银行的工作人员,新开发银行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是由各成员国承诺提供资本金,这家新的机构拿的这个承诺在国际市场上发债,发各种各样的债,拿来发债的资金去各个成员国进行投资。发债就涉及到一个信用评级的问题了,刚刚IMF的首席代表Alfred讲得非常好,就是信用评级的问题。金砖银行的信用评级目前是AA+,差一点点就是AAA了,差一点和世界银行就完全一样了,这个AA+是什么概念?比每一个成员国的信用评级都要高。说明什么?联合起来,共同合作,比每一个国家都单独行事来得好。新开发银行已经成立了将近5年,过去的4年多进展非常顺利,跟大家汇报,主要是三点创新,与已有的开发机构相比有三个创新。第一个创新,我们叫作国别系统,不强调所有的贷款项目按照完全统一的标准进行,而是说设立一个共同质量的标准,比如采购,去投资一个项目涉及到采购,这个采购按什么标准?我们有共同的质量标准,但是不要求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国家都一笔一划按照一个规定的每一个细节去做,有点像跳水一样,规定几个动作,必须几个翻滚,但是你怎么做我不管,这是国别系统,跟世界银行,跟其他的多边开发组织是不一样的,世界银行是要求统一标准,所以这是第一个创新,就是各国可以有自己的做法,但是要有统一标准,允许有多元化的。为什么这么做?这样就带来了第二个创新,贷款的速度大大加快,一般来讲,世界银行或者非洲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他们做一个项目一般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审批时间,新开发银行现在做到一年以内,有的时候甚至6个月就审批,6个月定下来,既然是新开发银行就得有创新。第三个创新,开始尝试用本币做贷款的货币,世界银行不是这样,世界银行绝大部分的项目是美元贷款,比如我们中国跟世界银行借了很多钱,美元借款,美元贷款,无形中给这些贷款国带来了汇率的波动风险,新开发银行正在探索本币,如果你是印度就是卢比,如果是中国就是人民币,这是一个小的创新,但是后面跟的是融资,资金管理方面的创新。三件事使得新开发银行目前为止还是有一些创新的,从运作的角度来讲,达到了初始设计的要求。

  我下面讲的观点与新开发银行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作为个人学者的观点,上面是我介绍新开发银行的情况,下面我讲的观点跟刚刚IMF的首席代表一样,我们都是个人观点,不一定代表本机构的观点,请大家一定、一定注意这一点。

  下面我讲讲中国的高质量的金融业的发展。这个话题现在来看非常非常重要,为什么这么讲?我们的宏观经济的运行速度,总体上来讲是稳中有降的,一小时刚刚公布的数据,前三季度我们的增长速度从上半年的6.3%降到了6.2%,第三季度与去年第三季度相比,增速降到了6%,这是刚刚公布的,你们可以看一下。必须承认是稳中有降,为什么会降?为什么增长速度在降?我的一个分析,我们团队做了一些分析,也不是新开发银行的观点,不是我们的正式报告,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再次强调。我们的分析是这样的,我们是处在一个转型的隐痛期,不是镇痛,是隐隐作痛,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一个必然的降速的过程。现在这个6.0%的增长速度,我个人的观点是比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稳定的增长速度可能还低一点,完全是我个人的观点,这是有争议的,我认为是转型的过程,相当于一个高速运动的,跑得非常快的运动员,要转到速度比较慢的一个运行过程中,这个过程可能比他未来增长的速度还要慢一点,是一个转型的成本。为什么是转型成本?为什么在转型过程出来了成本了呢?就是金融带来的,核心的问题,现在我们头三季度为什么增速下降?很简单,抓主要矛盾,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低于我们的GDP增速。看看数字,我印象中是5.4%或者5.5%,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还包括物价因素,如果把物价因素去掉了,明显低于我们6.2%的头三季度累计的GDP增长,这是很少见的。中国经济的固定资产的实际增速,远远低于,明显低于我们的GDP的增速,这是很少见的。为什么固定资产增速下降?再去分析分析,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金融业在调整,我们金融业从快速的扩张,要转向高质量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做功课,必须要减速,过去历史上形成的呆账坏账必须要化解,一定会给新项目贷款资金供给量的收缩。

  所以,我的观点,这是我个人观点,当前我们中国经济运行最主要的矛盾,就是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中间必须要消化前段高速增长过程中所遗留下来的呆账坏账。其实这个在全世界其他国家也出现了,印度经济现在也在减速,本来是7%,现在是5.5%,这些这也是我个人的观点,还需要进一步分析。我初步的观察,印度也是类似,印度也在调整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扩张速度,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速度大幅下降,直接带来的印度经济的减速,这个道理是通的。该怎么办?我们金融的高质量增长该怎么做?一件事要化解存量中的不良资产,存量中的不良资产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贷给企业的不良资产,一个是贷给地方政府搞基建的不良资产。那么给企业的不良资产相对而言比较好办,我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为什么这么讲?我调研了很多地方,我发现各个省都有针对企业的不良资产的重组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做得比较成功的,或者说最成功的是浙江那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公司,叫浙江资产,他们搞了很多团队,年轻人,极其辛苦,把银行不良的债务拿过来,到各个企业一个一个重组,非常辛苦,没日没夜的干。怎么重组?把不良的,资不抵债的企业资产算清楚,土地的,设备的,还有无形资产,然后一点一点拍卖。最有意思的,这么一个资产重组公司背后跟着一大批的浙江的民营企业家,他们干嘛?他们去买那些资产。比如说浙江的一个资产,或者江苏的一个企业,他们的企业不行了,但是土地值钱,设备值钱,他们民营企业家就过去了。我调研了以后感到很兴奋,非常兴奋,我觉得面对企业不良资产的重组,我已经看到曙光了。特别有意思的是,浙江的运作已经超越浙江的省界了,去其他的地方运作,而且其他的省也在学,各个省都学,互相学习,我觉得非常好,就是针对企业的不良资产,历史上形成的,正在重组。重组以后,我们的金融部门就可以轻装上阵,新的资源可以投到新企业去了。但是我认为现在需要下大工夫的还是地方债,地方债的规模现在算不清楚,有人说占GDP的20%,有人说30%,IMF有一个数据我是相信的,我印象中地方债,包括连带的债务,占了20%到30%左右,当然以IMF的数据为准,他们是很认真的,很专业的。地方债总量来讲可控,但是需要重组,因为地方债里面有一部分地区,有一部分的资产是好的,还有些地区,地区增长的前景不太好,财政收入增长前景不太好,投入的项目也不大好变现,这部分债必须要重组。总的来讲,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也是个人观点,不是新开发银行的观点,我的观点是地方债总的来讲,最根本的一条,中央政府,财政部,需要在很大程度上接过来,然后轻装上阵,再设立一个新的机制去约束地方政府的举债行为,不要把历史的账和未来的分开,把历史的账该处理的处理,很多是中央政府该出的,没有到位,先剥离过来变成国债,国债现在15%,16%的水平,全球来看是非常低的,但是剥离地方债之后,一定要给地方政府约束。怎么约束?说到我们的金融创新,我们地方债很多是拿来做基础设施建设的,包括消费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各种公园,包括人行道,这些不可能是有商业回报的,但是必须要做,没有这个,这个城市怎么能够现代化呢?地方政府的经济怎么发展呢?这种活动,这种消费型的,公益型的,社会型的,基础设施投资只能从每一个城市未来的财政税收中间来获得,因为财政税收是跟着整个GDP挂钩的,整个GDP是根据整个城市素质,包括社会消费型设施质量是挂钩的,只能这么干。这种基础设施投资该怎么融资呢?我的一个建议,我个人的观点,我们一定要创新,一定要针对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要产生新的一类债券,新的一大类基础设施债券,一是长期的,20年的,30年的,不能像银行贷款一样是5年、10年的。第二是可以分层,有的是有中央政府担保,有的是省级政府担保的,有的是没有担保的,要分层。而且明确告诉投资者,你买的是一类,二类,三类,否则刚才讲的刚性兑付,我认为这个方面需要我们在剥离地方政府现有债务的不良债务基础之上,我们要有金融创新,要为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创造新的金融产品。我们的金融业是怎么一个情况?中国经济资金是不缺的,大家都买理财产品,银行理财产品,资金是不缺的,流动性是非常高的,我们缺的是高质量的金融资产。现在我们是金融资产混在一块儿,有的是低质量的,国家担保,刚性兑付,有的是高质量的,这个不行,需要金融业去创新。

  所以,总的说来,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高速到高质量增长的隐痛期,隐隐作痛,不能说是镇痛,没有那么严重,是隐隐作痛,隐痛期。这个隐痛期一定要过,隐痛期的关键是金融,金融业什么时候调整到位了,隐痛才能结束。这个过程中我们一个是化解已有了不良债务,轻装上阵,再有一个是创新,这两个都做到位了,我们中国经济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潜力,这个潜力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最后,再次祝贺我们的论坛,希望我们的论坛越办越成功,谢谢各位!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