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曹和平:新经济让“外资撤离论”落空

发布时间:2019-09-18 14:31:20 来源: 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张月

在为单方面发动贸易战做辩解时,白宫一直有一种论调,即所谓“外国公司撤离论”。美方宣称,在其关税压力下,“成千上万家外国公司正在逃离中国,因为他们承受不住高关税造成的到岸进口价格”,贸易战因此“降低了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增加了中国的失业率。只要再加一把火,中国人只好乖乖地坐到谈判桌前签字”。

然而,事实果真如同白宫所言的那样吗?日经研究所近期对504家在华大型日本企业进行调查发现,仅一成企业考虑将业务或供应链迁出中国。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布的一项调查也显示,87%的美国企业2019年没有搬迁或者计划将其任何业务迁出中国,97%的企业表示在华业务有利可图。中国官方统计数字也显示,过去12个月以来,扣除汇兑和贸易结余,以项目建设为目的的外国直接投资超过了1400亿美元,每个月达到120亿美元以上,这不仅和美国挥舞关税大棒前的12个月差不多,而且过去5年来都保持了这一增长速度。换句话说,“外国公司撤离论”得不到统计数据支持,白宫高估了自己的贸易战成绩。

为何如此?除了中国依旧世界领先的经济增速及良好的投资回报以外,新经济的快速发展,也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更多活力和机会。2018年,中国经济中的数字经济部分为31.3万亿元人民币,占当年GDP的12.3%。考虑到传统一、二、三产业占GDP份额2/3以上,这一增速对应的传统部分增速应该为3%左右,去掉更低的农业增速,合理估计工业增加值区间应在3%-5%。换句话说,白宫如果接受美国媒体使用的传统统计数字,很可能把中国经济错估得一团糟,为贸易战寻找更多借口。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能解释很多传统思维不能解释的现象,比如贸易战虽然给中美都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但两国有一个共同亮点,就是劳动就业指标出乎意料地好,都是近15年来最优。这是因为,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第三代互联网基础设施迅速普及,为两国的数字替代技术(存量产业升级为数字化的生产)和数字创造技术(产业消费升级后的新增经济成分),尤其是后者提供了更高的劳动就业弹性。同一GDP增长份额下的经济,提供的劳动就业岗位比制造经济更多。两国掌握了数字技术关联业务的高校毕业学生,在创意设计、数字化生产、创客工坊机制的支持下,分别为各自传统经济的孵化器和加速器提供了更多的厂商实体,让产业结构发生了改变。

在新联网经济下,劳动的知识密集程度更高。在没有大规模人形智能机器人参与条件下,新技术同样是高劳动消耗经济,只不过不是传统劳动密集型,而是更加复杂,更加消耗劳动的“知识—劳动”密集型。只不过,目前两国都维持着上世纪60年代国民经济核算学家创造的统计体系及栏目,在统计网点和栏目上偏重于一、二、三产业,造成有些人对上述高技术条件下的高劳动就业弹性缺乏理解,对新经济在结构变迁中的动力学转换作用视而不见罢了。

和中国一样,美国经济也是个产业全覆盖型的国民经济体系,抛弃零和游戏思维,中美数字经济的互补性相当大。白宫与其硬撑这场损人不利己的贸易战,不如仔细打量这类新经济的增长特征,和中国合作寻求更好的增长。让近40年来的数字技术、智能制造和联网基础设施进步为世界经济发挥更大的效益。(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