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肖远企:金融结构是演进发展的结果 可以塑造优化

发布时间:2019-06-04 14:21:56 来源: 中国网财经 责任编辑:袁梦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开幕,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办公厅主任肖远企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他表示,经济是机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金融想要发挥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就必须有一个好的金融体系结构。

 

肖远企认为,从世界各国金融体系结构演进来看,并不存在理论上所谓的最优金融结构,不管是间接融资主导型,还是直接融资主导型,都有各自制度性的优点和缺点。一般认为,如果在相对完善的金融市场,直接融资、配置资金的效率更高,但是投资者也容易直接暴露在市场风险之下,发生金融危机的机率也会比较高,从历史统计看,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次数远远高于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和地区,如果金融市场还不是很完善,间接融资往往在动员资金、形成规模经济,吸收和割裂风险,保障金融稳定方面,他有他独特的作用,但是他也有他的缺陷。创新、驱动、效率方面会打折扣。

 

所以说,一国整体融资结构的安排,往往内生于经济社会体制多种因素,与这个国家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实体经济需要,制度体制环境,金融消费习惯,以及传统文化都有关系,金融结构还是处于变化的过程当中,呈现不断变化的上升趋势,世界上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融资结构,我们认为只有适合本国国情的金融体系才是最优的,也才能对实体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的作用。才能及时有效的防范出现重大金融风险,世界各国国家正在致力于重塑国内的金融结构和国际治理格局,大家还在致力于探索,金融结构是经济、金融规律演进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可以塑造,可以优化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今天这个环节,关于优化金融体系结构,推动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这个题目非常大,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都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本来我今天也不是非常想来,因为上个星期代表郭树清主席在清华五道口把他的演讲稿读了一遍,大家在座的很多人估计也看过,但是因为这个题目,我觉得非常重要,所以今天想就这个跟大家做一个交流,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

 

经济是机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金融想要发挥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就必须有一个好的金融体系结构。我们都知道,20世纪60年代,美国有一个经济学家,戈德史密斯,他写了一本书,《金融结构与金融发展》,当时我在学校里面作为其中之一参与了翻译工作,记忆犹新。他在这个书里提出,金融结构是金融工具和金融机构的形式、性质以及相应的规模,可以说戈德史密斯他是第一个,最早系统性研究金融结构的学者,他提出金融结构理论研究以后,其他的学者后来也进行了持续的,包括到现在也都在进行研究,基本上把金融体系结构划分为间接融资主导型结构,直接融资主导型结构这两类,把这种进行技术性的定义,作为一段时间以来,大家研究金融结构的一个普遍的范式。当然也很快引起了国际组织,比如说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注,在已有的研究文献里边,金融结构首要研究的课题,就是金融结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这也是《金融结构与金融发展》这本书里阐述的,金融跟经济之间的关系,具有促进,促退和中性的作用。但是,究竟什么样的金融结构有利于企业人治和经济增长,或者说一个国家对于最优的金融结构,如果说有最优的话,金融结构应该是什么样的,对于这个问题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我们国家,要有一个什么样的金融结构,大家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从世界各国金融体系结构演进来看,并不存在理论上所谓的最优金融结构,不管是间接融资主导型,还是直接融资主导型,都有各自制度性的优点和缺点,也可以互补,一般认为,如果有相对完善的金融市场,直接融资、配置资金的效率更高,但是投资者也容易直接暴露在市场风险之下,发生金融危机的机率也会比较高,从历史统计看,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次数远远高于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和地区,如果金融市场还不是很完善,间接融资往往在动员资金、形成规模经济,吸收和割裂风险,保障金融稳定方面,他有他独特的作用,但是他也有他的缺陷。创新、驱动、效率方面会打折扣。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英国、美国、德国、日本,我们知道英美金融市场发展起步比较早,在历次工业革命当中,股票和债券市场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由于缺乏金融中介的风险吸收和隔离,市场风险暴露的冲击力和破坏力更大。1929年到1933年的大危机,大萧条,开始于股市的崩盘,也可以归因于融资结构过于倾斜。20年到29年,美国的普通股发行十年间增长了8.12倍,年均增长8倍,同期有六千多家银行退出市场。2008年金融危机也是发端于美国,漂流到英国,19世纪中叶和战后的20世纪,两次迅速后起赶超,对于日本和德国,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于他的全能银行体系,就是银行主导型,规模化的资金动员能力,以及对于普通投资者更高的抗风险冲击能力。日本和德国在创投体系建设等方面反应相对慢一些,但是在新兴市场国家,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巴西、印度这些,间接融资仍然占据绝对的比例。

 

所以说,一国整体融资结构的安排,往往内生于经济社会体制多种因素,与这个国家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实体经济需要,制度体制环境,金融消费习惯,以及传统文化都有关系,金融结构还是处于变化的过程当中,呈现不断变化的上升趋势,世界上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融资结构,我们认为只有适合本国国情的金融体系才是最优的,也才能对实体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的作用。才能及时有效的防范出现重大金融风险,世界各国国家正在致力于重塑国内的金融结构和国际治理格局,大家还在致力于探索,金融结构是经济、金融规律演进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可以塑造,可以优化的。

 

一般来说,包括几个方面的内涵,一是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的关系,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都是金融的本质和组成部分,二者的结构,大家现在谈的比较多的是讲他的占比,他的比例,不要把研究的范围局限在比例上,其实更重要的应该是他的组成要素,不同的功能定位,这个比例可能还没那么重要。如果把组成要素和不同的功能定位,能够优化的话,就能满足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多样化,多变性的金融需求。二是处理好金融资源集中与分散的关系,我们都知道,金融就是经营管理前的行业,资本天生具有逐利性,同时资本也是跟着物品和人走的,哪里有服务的标的,哪里能获取更高的收益,资本就会往哪里游走和集聚,这是他的规律,因此从这个意义上,金融资源天然就具有集中性特点,这也是各类型和各层级金融中心能够形成的内在的原因,之所以能够有不同层级的金融中心,跟金融资本,金融资源天生的集中性有关。但是这一集中性特点,与普惠金融发展的特点是相背的,从社会公平性角度来看,偏远乡村,小微企业,特殊群体,都需要,都有金融服务的需求,而且都需要满足,这也是金融行业履行社会职责的需要。另外,金融资源还会向机构集中,使一些机构成为庞然大物,但是这样又会带来新的问题,带来什么问题呢?比如说大而不能倒,比如说金融市场风险高度集中,甚至过度集中等问题,对于大而不能倒,国际上推出了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名单,我们国家也有5家金融机构上了这个名单,对于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了更高,更强化的监管标准和要求。对于金融市场份额过度集中的问题,还在探索,有些国家,前五大金融机构市场份额高达80%以上,比如说加拿大、澳大利亚,即便是美国前十大金融机构,占本国市场份额也在75%以上,我们国家前五大金融机构,占我们国家的金融市场份额当中,也就是35%,当然五大银行,我们是金融机构排位前五大的银行,占整个银行的市场份额是37%,占整个金融体系的市场份额35%。但是市场份额究竟在什么区间算是合理的?更有利于一个国家的金融稳定,这都需要进一步来观察,进一步研究,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每一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

 

第三,金融主体活跃度,也是一个关系到金融结构安排的问题,一般来说,多元化的金融体系有利于防范系统性风险,也能够促进金融效率的提高,在这方面,外资的参与度是很重要的参考标杆,参考因素,虽然外资进入一国金融体系到底能发挥多大的正向作用,还缺乏实证研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外资参与对于丰富一个国家和地区金融服务的渠道、方式、范围,改善金融供给,提升金融服务效率,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们中国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也证明了外资带给我们新的经营理念,风险偏好,风险管控的技术和一些创新的金融产品方面,确实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说保险,很多保险产品,和做保险的经营模式,都是外资带来的。但是外资所带来的短期和长期的风险,以及可能面临的金融失衡,也需要关注。国际上有不同的情形,有的市场高度开放,比如说有的国家,外资占比高达85%以上,在东欧一些国家,金融体系主要是外资作为主体,但是有的国家和地区,他的金融市场又是比较封闭的,外资活跃度非常低,外资在本国的金融体系结构里面,无论是从市场份额,还是从参与程度、参与深度,都是非常低的,不到1%。我们国家银行市场份额现在也只有1.6%,保险高一点,5.7%,我们的股票市场也只有2%,债券市场是2-3%之间。外资的参与度也是反映了一个国家金融体系结构总体活跃度,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因素。但是这个度如何把握,既要尊重规律,服务这个体系的需求。同时,也要做到能够防范、控制好可能出现的问题,一般来讲,一个活跃度高的金融体系,比活跃度非常低的金融体系更加有效率,也能更加满足和适应经济社会和金融消费者的金融需求,当然也更有利于金融稳定。但是,这个活跃度怎么把握,在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里面,各种机构的参与度,究竟在一个什么样的合理水平,现在缺乏实证研究。

 

所以总的来说,对于金融体系结构这一课题的研究,对于我们国家目前来说,具有非常强大的现实意义。政府机构和很多学者也在研究这个问题,中国究竟发展以直接融资为主,还是间接融资为主,中国的金融资源应该集中一点好,还是分散一点好,中国的外资参与度在什么样的水平更合适,这都需要我们共同来研究,现在我没有看到非常系统的,能够更好地反映我们国家当前经济发展阶段,发展水平,我们传统的文化,我们的经济体制,我们的金融消费者习惯,能够相适应,能够形成一个金融与经济和社会发展良性循环这样一个融资体系的研究,需要我们共同探索。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一部分题目,大家一起来讨论非常有意义,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