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赵全厚:经济高质量增长要保证一定的速度

发布时间:2019-06-04 14:15:37 来源: 中国网财经 责任编辑:袁梦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开幕,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他表示,从现实目的出发,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对货币政策来说,要和货币政策的职能、货币政策的目标要相互结合起来。经济高质量增长首先要保证一定的速度,高质量是要一定的速度,我们不追求高速度,与这个一定的速度有关系。所以,货币政策的总量政策还是非常重要的,应该说,总量政策是结构性政策的前提。

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有这么一个机会来参加我们这个会议,我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对货币政策这方面坦率地说,我们从财政角度研究的比较多一些,希望多一些,这是我们研究的一个局限性的问题。我今天主要谈一下货币政策在面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从我们的研究者角度来看应该需要从哪些方面来着手的问题。

从现实目的出发,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对货币政策来说,要和货币政策的职能、货币政策的目标要相互结合起来,这是一个结合问题。经济高质量增长首先要保证一定的速度,高质量要是一定的速度,我们不追求高速度,与这个一定的速度有关系。所以,货币政策的总量政策还是非常重要的。应该说,像刚才孙司长说的,应该说总量政策是结构性政策的前提,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

这几年来,我们中国的货币政策面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转型过程中,我们从高速增长转向一个高质量的发展过程中,实际上货币政策进行了不少创新。但是通过这几年的政策实践来看,我们觉得有一些地方需要在新的环境下进一步创新。

十九大提出,我们面临的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应该首先从问题导向出发,从现实情况出发,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也是货币政策从宏观上,总量上和结构上应该考虑的问题。比如说面临着中小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也是不充分的问题。这些方面的问题,有中小企业天然的信用的弱点,也就是货币政策从总量政策角度来看,如果不加以进行调整,进行革新的话,很难解决这方面的问题。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高质量发展动能转换需要高质量的支撑点,比如说科技的创新和转化的问题。这些方面的问题实际上也与金融有关系。金融政策、货币政策能不能惠及这方面,能不能指导这些方面,也是我们下一个增长点的问题。一个是我们说扶危救弱的问题,一个是高质量提升的问题,涉及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和我们就业这方面拧合在一起的问题,这个是我们面临高质量发展和我们平常发展过程中要有限解决的问题。结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还要考虑到怎么让中国目前的国有金融资源更加富有效率,货币政策执行更加灵性,谈到怎么通过改革,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和传导目标更能够贴近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我们下一步在改革创新中,货币政策的总量和政策都要考虑的。

与之相关系的,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是可持续的发展,如果经济发展不可持续了,高质量的发展也就不能实现,所以货币政策和它的本源的政策目标来说也是维护货币稳定、金融稳定,既要促进高质量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又要解决新旧动能转化支持力度的问题,还有防风险的问题,这些货币政策的过程中应该是有些考虑,而且相互的政策目标相联系的问题。

这三个问题之中我首先谈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小企业融资贵的问题。

融资难和融资贵看上去是连在一起的,但实际相互之间有区别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融资难可能在整体防风险的过程中,目前更胜于融资贵。那么融资贵也有可能把很多成长性中小企业排斥在金融的供给范围以外,但是融资难是解决流动性风险的问题,当前的问题应该考虑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实际上货币,包括其它相关金融政策,主要着力于在融资难着手,今年以来,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看,实际解决融资贵的问题。

这两个问题可能目前困扰着我们的问题,我们整个经济发展问题,我们中小企业的代表性比较强,有五六七八九说,50%的就业,我可能说得不准确,企业数是90%,这么大的代表面,也是创新的活力所在地,解决中小企业的问题也是从近年来以来,2017年以来,货币政策以后想解决的问题,包括孙司长也解释了货币政策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中小企业有很多创新的地方。我感觉,货币政策解决创新的过程中世纪上应该考虑到一些其它方面的问题,货币政策的解决,我们用很多的降准等等一些措施解决的过程中,是不是能够解决小微金融或者中小金融企业的资金足与不足的问题。降准只是在存款的基础上进行适当存款准备金优惠的问题,但是本身中小企业存款资金来源不足的问题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些过程中,解决中小企业资金来源不足,可能持续面不足的问题,光靠降准,分档次降准,这个过程我觉得是不是要考虑资金的整体的资金来源不足问题。这是我觉得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在中小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们政府财政政策也给了很多的导向与中小企业融资这方面的政策支持,近几年来,财政在配合金融方面的机构这方面支持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存在一些问题。我们认为,与其加大财政对中小企业融资的支持创新,这些方面的创新我们会进一步完善,力度会进一步提高,还不如更多考虑我们怎么能够放开搞活金融,把金融的开放度进一步提高。比如说面向民营资本的金融的开放问题,只有小微金融的茁壮成长起来,交易成本低,服务半径小,这样的话利用信息优势,它的信息输入多,这些方面要考虑,货币政策过程中与金融执行度,金融的开放度,这方面要连在一起,否则的话光货币政策去做,有可能在金融体系内部积累一定的风险,这个是要考虑的。

要充分利用互联网金融的优势,互联网金融这几年在中国发展起波折的问题。互联网金融原来是野蛮式增长,到了现阶段我们比较规范,防风险的条件下,但是有一点,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发展和进一步的有序的利用高新技术这方面的结合过程中,利用大数据结合的扩展的过程中,互联网金融对普惠金融作用,对整个小微企业扶助这一块这方面考虑支持力度大一点,这样货币政策的执行力、传导力可能更有利的问题。这是一个。

恐怕在面对中小企业信用低的问题,货币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又能够防范有效的风险,需要政府的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应该助力,这样就面临一个信息的一个过程,一个信用的嫁接的问题,这样有效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让货币政策的力度在它一定的范围之内能够执行,不能过度使用这样的工具,过度使用工具,对货币政策本身也可能是不公平的问题。这是第一个感觉。

第二感觉,面向高科技的问题,中国要想解决我们说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中国要想解决新旧动能转化的问题,中国必须得要提升我们产业的技术水平和转换能力,这些方面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本的涌入,资金的涌入的过程中,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是风险资本。风险资本的形成过程中,货币政策和风险资本怎么能够对接?我们感觉还是需要一些传导机制问题。风险资本如果能够在中国得到有序的发展、强劲的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科技孵化、创新成果的转化,这些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这些我们可以看到这方面的政策应该在结构性货币政策也好,在其他方面的政策货币政策也好,要给予考虑的问题。

一般的情况来看,单个资本基金如果积累不够的时候,更多考虑一个聚合效应,这种聚合效应更多是要考虑到金融市场。我们金融市场我们现在有对面向科技的板块,已经是可以增多,包括我们今天搞的科技版。这些过程之中,有没有在探讨货币政策对这方面的对接的问题,这是一个考虑问题。这是我们解决的两个不平衡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货币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也要考虑整个风险的防控的问题,因为货币政策的执行对经济的持续发展,对金融的稳定还有重要的作用。只有解决好防风险的问题,在防风险的额度之内,货币政策的总量,结构政策才能有效发挥。以风险为底线,这几年我们守住这个底线的过程中,也是货币政策创新受到一定局限性的原因,下一步研究风险防范和金融稳定乃至于经济增长,来推动高质量增长的关系我希望做更多的事情。

因为时间有限,水平也有限,我就讲到这儿。谢谢。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