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刘世锦:发展一大批为民营、中小企业提供专业化服务的金融机构和产品 ...

发布时间:2019-06-04 13:32:39 来源: 中国网财经 责任编辑:袁梦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开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刘世锦表示,要发展出一大批为民营、中小企业提供专业化服务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对民营企业,特别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问题,除了我们的理念、政策、法制方面的问题之外,我们的机制和能力不相适应。这个方面怎么能够发挥好本地化、网络化的优势,这方面实际上已经有一些成功的经验。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陈元副主席、易纲行长,陈吉宁市长,各位领导。刚才发言的都是各方面的领导,我也不是金融业的专业人士,我想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非常简要地讲这么一个题目,加快与新增长动能相配套的金融改革与创新。

过去9年,中国经济大多数时间是个回调的态势,逐步由高速增长逐步转入中速增长,今明两年保持6%的增速,今后会转到6%、5%的增速,进入中速而又高质量发展的平台。

我们过去的房地产投资、基建投资、出口,这是我们过去高增长的三大来源,相继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明显减速。这些领域他们对我们经济存量的稳定很重要,但是对增量的作用已经不大了。所以我们即使保持5%的增长,每年新增量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去年我们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我看这两年是不是有可能相当于一个俄罗斯了?所以新的增长动能非常重要,还有没有?大不大?有,而且相当大!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个增长来源,低效率部门的改进。其实我们看看,我们现在经济中经过30多年的近40年的高增长以后,我们这种低效率的领域还有没有?比如说,像我们五大基础性成本:能源、物流、通信、土地、融资。这五大基础性成本比有些发达国家还要高。除了资源禀赋的原因之外,主要是因为我们相关行业不同程度存在着行政性的垄断。再一个领域就是城乡之间生产要素受阻。我们几年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大都市圈的发展。再一个就是乡村振兴战略。这个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一回事。大都市圈,我以为今后若干年,我们大概70%以上新的增长动能是在这些领域。大都市圈将来可能有大量的农村,包括村镇会变成一些小的镇或者是市,城乡居民,我们现在讲他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农民是想进城,城里面人也想下乡,城乡要素怎么能够打通。

第二个增长来源,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的提升。现在我们有一个说法,就是10亿人尚未坐过飞机,5亿人没有坐过马桶。怎么把这部分人的将近10亿人的增长潜能能够释放出来,最重要的还是要提升他们的人力资本。

第三个增长来源,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升级。应该说我们现在商品的消费实际上已经是趋于平缓,增长速度都在放缓。但是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养老、旅游在内的服务业的消费正在进入快速地增长成长期。另外一个从服务业本身来讲,就是生产性的服务业其实也是一个重点,所以是生产性服务业加上服务性的消费,共同构成一个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将会成为拉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新的主导产业。

第四个增长来源,中国过去我们在历次产业革命中间,我们距离先行者还是比较远的,这次我们已经在有些领域已经进入了无人区,已经进入了全球科学技术前沿地带,由过去的主要的跟跑转为部分的并跑,并跑和少数领域的领跑。特别在前沿领域,前沿性创业创新我们比较多集中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领域,中国的优势最重要就是我们还是市场优势。我们通过人多、市场大,我们能够形成商业模式的优势,然后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带动技术创新。当然,我们还是有短板,主要的短板我以为就是我们的基础研究,特别是我们的大学教育,这方面还是基础比较差的,怎么能够形成一个有利于新的思想脱颖而出的这样一种环境文化和制度。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好,中国可能下一步我们的创新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可能后劲就不足。

第五个增长来源,绿色发展。这里面我想传达一些新的理念。过去我们讲绿色发展主要讲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但是这个面比较窄,除此之外,更多的是绿色消费到绿色的制造,绿色流通,绿色融资,再到绿色创新,是一个完整的绿色产业体系。绿色发展也不是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一个简单地修补,而是与之相竞争,并可能获胜,根具优越性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式。不能把绿色发展和增长对比起来,绿色发展将会带来消费的新动能、创新的新动能、增长的新动能。它不仅是做减法,更重要是在做加上法国和乘法。

我刚才讲五个方面的增长来源这个对我们制度质量要求相当高。我们现在讲金融体系改革的问题,如果我们目前金融体系在若干方面是不大适应的,如果我们不深化金融领域供给侧的结构性的改革,新的动能很可能是看得见抓不住。我具体的想讲几个方面:

第一,放宽准入。发展出一大批为民营、中小企业提供专业化服务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

刚才易纲行长讲了,对民营企业,特别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问题,除了我们的理念、政策、法制方面的问题之外,我们的机制和能力不相适应。这个方面怎么能够发挥好本地化、网络化的优势,这方面实际上已经有一些成功的经验。

第二,有效利用国家信用。我们现在的地方政府、国企他们是杠杆率比较高,背后其实有国家信用的支撑。但是,对国家信用的利用效率其实不高,有些地方是滥用。怎么能够更好的利用国家信用有一些更好的制度安排和产品设计,比如说可以考虑发行低成本的长期建设国债为政府公共产品和服务提供资金支持,另外这方面有助于化解地方的音型债务。

第三,为企业兼并重组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持,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提高产业和区域的产业集中度。

第四,进一步完善部分环节创新创业企业成长所需要的金融服务。这个方面我们现在可能下一步要考虑,怎么加快探索为市场化方式解决卡脖子和备胎技术提供金融支持的机制和产品。

最后,我们要积极推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中国在绿色金融这个方面,在全球范围之内我们是走在前面的,下一步应该说潜力很大,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碳金融等等这些方面,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探索,以适应绿色经济体系形成和发展的需要。

我就简要谈这些想法,谢谢各位。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