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延长石油“一把手”接连落马:设租寻租,搞权钱交易

发布时间:2021-01-13 13:12:4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张尧

2021年1月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延长石油的多起腐败案件。

记者注意到,近一年时间里,延长石油多位高管在反腐风暴中相继落马。

在延长石油任职期间,沈浩、贺久长、郝晓晨、袁海科四位高管先后利用职务之便大兴贪腐之风。

在多位高管相继落马之时,延长石油的经营状况同样面临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延长石油迎来了新的掌舵人,但对于刚刚空降延长石油的现任“一把手”兰建文而言,由于其缺乏能源领域从业经验,如何答好延长石油的“廉政卷”和“发展卷”,成为摆在其面前最为迫切的问题。

“一把手”接连落马

2020年11月,此前被调查的延长石油原副总经理袁海科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成为沈浩、贺久长、郝晓晨之后,延长石油落马的第4位高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信息显示,袁海科存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搞权色、钱色交易等多项违法违纪情况。

身为国有企业领导,本该肩负经营管理国有资产、实现保值增值的重任。然而,通过靠企吃企、关联交易、设租寻租、利益输送等方式慷国资之慨,这样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延长石油原董事长沈浩身上。

自参加工作以来,沈浩长期在煤炭、矿产等相关领域担任重要职务。2007~2015年期间,其担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8年之久。在这8年时间里,沈浩涉及多起贪腐案件之中。

2007年,延长石油与壳牌石油、陕西天力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延长壳牌石油有限公司。彼时,沈浩刚刚就职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陕西天力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勇向沈浩推荐中立公司,合作建设了石油运输管线和储油库。为继续得到关照,杨勇在6年间分8次送给沈浩15万美元。沈浩在中国香港、加拿大出差期间,杨勇特意赶到酒店,分别送出10万港元、3万加元。

2011年7月,内蒙古正蓝旗太庆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庆能源”)董事长贺友有意在内蒙古谋求油气资源开发合作,请沈浩关照,敲门砖是5万美元。

随后,沈浩安排下属对接合作,拿出了150平方公里某区块。经过勘探,贺友认为找到油气的可能性较小,又找沈浩请求合作开发另一区块。后因为两个区块可采油井不多,双方分成比例从3∶7调整为2∶8,太庆能源占八成,并追加了开采面积。

在此过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沈浩的干预支持。延长石油集团资源与勘探开发部时任部长孟志学表示,贺友提出追加合作区块、调整分成比例的要求时,沈浩便交代他,按照贺友的意见提交党政联席会研究,最终顺利过会。贺友出手也不“含糊”,仅黄金就送出4500克,价值153.7万余元,另有数额不等的美元、英镑、欧元,折合人民币约480万元。

2020年3月,已经退休近3年的沈浩被陕西省纪委监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沈浩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不该拿人家钱、收人家东西。”

沈浩的继任者贺久长同样因为腐败落马。记者了解到,2004~2018年,贺久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计收受人民币1362万元、美元2万元、画作2幅。其中数额在200万元以上的就有3起,均为在项目审批、资源配置上提供关照。

2008年7月,时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的贺久长接受孙某请托,违规为陕西榆林某煤化公司120万吨/年兰炭、25万吨/年煤焦油加氢循环经济建设工程项目办理了备案。按相关规定,项目备案有效期为两年。2012年,贺久长向相关人员打招呼,陕西省发改委同意该项目建设主体变更,孙某通过转让项目非法获利400万元。

事实上,沈浩与贺久长早已产生交集。据了解,2008~2012年,每年春节前沈浩都会送上2万元的购物卡给贺久长拜年。贺久长反思说:“在能源市场需求强劲的情况下,盯着我手中能源资源配置权力和项目审批权力的人很多。我没有经受住考验,防线垮了。”

能否答好“发展卷”?

2020年10月,时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的兰建文空降延长石油,担任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在就职会上,兰建文表示,要聚焦问题短板,答好“改革卷”;对标世界一流,答好“发展卷”;落实全面从严治企,答好“廉政卷”。

对于延长石油在从严治企、廉政建设方面的相关问题,记者致电延长石油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在外界看来,缺乏能源行业从业背景的兰建文,能否掌舵延长石油这艘能源巨舰还有待时间的检验。事实上,除答好“廉政卷”以外,目前摆在兰建文面前的还有如何答好“发展卷”。

2020年,国际油价暴跌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企业经营压力逐渐提升。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9月,延长石油共实现营业收入2360.3亿元,净利润仅为1393.5万元,同比下滑89.5%。

事实上,在延长石油的资产结构中,流动性较强的流动资产占比相对较低。截至2020年3月底,延长石油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约为18.74%。截至2019年底,延长石油的流动比率仅为0.38,速动比率仅为0.27,公司流动性整体偏弱。

在延长石油的负债结构中,流动负债的占比则居高不下。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延长石油负债率63.9%,总负债达到2736.9亿元,同比增长6.88%,其中,流动负债在总负债中占比达到69.7%。

与此同时,延长石油原定于2020年12月2日发行的“20陕延油MTN007”中期票据突然宣布取消发行。据了解,该笔融资计划发行金额为20亿元。延长石油方面在谈及中止发行时表示,鉴于市场利率波动较大,公司经研究决定取消本次中期票据的发行,择时重新发行。

据悉,延长石油上述募资拟用于偿还有息债务。在延长石油的债务结构中,截至2020年3月,延长石油的有息债务总额为1639.37亿元,在总负债中占比约六成。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1086.12亿元,占比为66.25%,长期有息债务为553.25亿元,占比为33.75%。

在中止发行“20陕延油MTN007”中期票据之后,2021年1月4日,延长石油发布公告,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15亿元的可续期公司债券。募资用途同样为用于偿还有息贷款。




国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网友评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