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信用卡逾期上升,大量用户被紧急降额,5万额度只剩8元

发布时间:2019-06-10 14:01:27 来源: 一本财经 作者: 米格 责任编辑:张喆

最近,从多家银行发布的财报都可以看出,信用卡的逾期在上升。


为此,一些银行紧急刹车,采取了一些风控措施。


此后,很多用户投诉称自己被降额,比如一位用户的额度从6万变成3千,甚至有人的额度直接从5万元变成8元。


信用卡逾期为何上涨?


业内人士称,2018年银行发卡激增,同时,它们大规模进行线上获客,用户普遍下沉,这埋下了一定隐患。


而底层现金贷用户的逾期问题,也开始通过风险的传导,影响到银行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银行在紧急刹车,另外一些银行还在猛烈扩张,抓紧发卡……


01 无故降额?


最近,北京用户林欣的平安银行信用卡额度,突然从64000元降到了3200元。


一夜之间,额度缩减到原来的5%。


jt

“平安银行还要求我提供近期消费的发票。”林欣称,他用这张卡已经5年,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实际上,早在3月,就有多位用户在投诉网站上,发起“平安银行信用卡无故降额”联名投诉。


有降额操作的不止是平安银行。用户透露,多家银行的信用卡额度都出现了下调。


大量用户在“21聚投诉”上称,“信用卡被无故降额”,投诉对象涉及民生、广发、华夏等银行。


jt1

有媒体报道称,广发银行大面积降额,从20万降到5万元,或者从10万降到5万元,甚至有用户从5万降到8元。


jt2

而银行降额的风控标准也扑朔迷离。


一位在城商行负责风控的从业者称,如果发现一位用户连续数月使用额度突然达到了80%以上,他们就会激活降额措施。


比如,授信1万,连续数月使用8000,就会降额。


“有的银行检测到用户使用网贷或者小额现金贷之后,也会降额。”资深信用卡中介罗小文透露。


实际上,除了降额之外,银行信用卡申请的通过率也在降低。


“以前通过率大概是60%,现在只有15%。”罗小文称,这已经严重影响了中介们的生意,很多中介甚至都转行去做信用卡代还产品了。


“以往,本地人去农商行办信用卡,额度都是1万起批。”罗小文表示,“而现在,即使是优质客户,额度也变成了5000多。”


某国有银行员工透露,他们的信用卡最低额度标准,从2000-5000元,直接下降到几百元,缩水严重。


除此之外,银行催收也变得越来越激进。


“不停打电话,态度强硬。”多位各地的信用卡客户投诉,称自己被疯狂骚扰,“甚至说要上门催收”。


21聚投诉报告显示,仅4月,在针对银行的投诉中,涉及“催收”关键字的,已达到1387件。而交通银行的催收投诉达到了590件。


降额、降低通过率、抓紧催收等,就是银行面对坏账率上升风险时,收紧风控的常见措施。


那么,信用卡的不良率在上升吗?


02 不良率上升


2018年末,浦发、平安、中信等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都在上升。 


从10家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超过了1.5%。民生银行达到了2.15%。


而从上升幅度来看,中信银行最甚。


财报显示,2018年年末,中信银行的信用卡不良余额为81.95亿元,不良率达到1.85%,比上年年末涨了0.61%。


而在2018年中报中,中信银行的信用卡不良余额,仅为31.96亿元。


也就是说,半年时间,其不良余额上涨幅度达到了156%。


这样的涨幅,已超过了有“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与“黑马”平安银行。


一位浦发银行的催收合作商称,早在2016年,他接到的浦发银行外包催收单子就开始增加,“而且2017年的整体单量比2016年高出数倍”。


财报显示,2018年,浦发的信用卡不良率已达到1.81%,同比上涨了0.49%。


实际上,信用卡逾期上升,几乎是大多数业内人士都已经预料到的结果。


2017到2018年,银行大力发展零售业务,这两年也成为了中国信用卡历史上的高光时刻。


当时,银行的铁饭碗“对公业务”遭遇瓶颈,另一块肥肉“房贷”也不再猛烈增长,银行利润最丰厚的两块业务,均受打击。


几乎所有的银行都不得不另觅新欢。


而此时,消费金融市场强势崛起,互联网巨头和金融科技公司在其中捞金,干得风生水起。


银行顺势而为,开始出击零售业务,大力发卡。


这就是银行“零售时代”的开端。


2018年刚过,某银行北京分行就被下了“军令状”:年底前必须新增20万张信用卡。


工商、招商等各大银行,都相继推了新产品,如工银生肖卡、招行今日头条联名卡等。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86亿张。


而浦发银行2018年末信用卡的流通卡量,达到了3750.36万张,同比增长39.50%。


中信证券发布报告称,招商、中信、兴业、光大、平安和上海银行的2018年年末信用卡发卡量,增速均超过了30%。


在回忆那段历史的时候,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当时部分银行过于激进,生怕错失了消金浪潮。


而其中的两个环节,为日后埋下了隐患……


03 埋下隐患


这次的坏账,主要集中在哪些用户身上?


一位银行的风控负责人陈以深透露了两个关键信息:“数据显示,这次出现坏账的很大一部分用户,都是互联网获客。”


而另一部分,则来自低额度用户,额度低于1万元的用户中出现坏账的,“非常多”。


这意味着,线上发卡用户和下沉用户,成了逾期的重灾户。


但是,这曾经是银行打下新版图的两把利剑……


过去,银行的零售业务,只针对金字塔尖的好用户。


但这部分用户已经几乎被银行洗干净,如果想大力发展新用户,银行只能去新的领土,用新的方式拓展。


线上发卡,是银行获客的新法宝。


媒体报道称,2017年,大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互联网渠道占比,就已经超过了60%。


招行信用卡相关人士也曾对外透露,目前招行信用卡线上获客占比61.21%,线上成为其获客的主流渠道。


而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更透露,2017年年底,该行信用卡网上获客的新增客户,达到了70%以上。


在线上获客的同时,银行的用户开始下沉,从金字塔尖不断往下移动。


甚至有不少金融科技公司明显感觉到,银行在抢它们的用户,行业一度认为,银行此举是在收割金融科技的战果。


不少中介发现,信用卡用户的通过率明显提高,而且额度都很高,“以前信用卡额度只能给几百元的用户,当时直接批下几千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缺